李闷气儿

尊重爱情,艺术产出

【ming×kit】Chocolate kiss【短/甜/完】

少爷×少奶奶
===================

是海风湿咸的味道,浅滩处的波浪回旋往复地敲打着燥热的沙滩,傍晚的余晖在海岸线那头融化了海的边界。

“kit,最近脾气见长啊。”beam穿着色彩缤纷的沙滩裤大摇大摆的从kit身边绕过,还挑衅般的戳了戳kit的酒窝,又走到前面去看海去了,kit可不会告诉他,forth就在礁石后休息呢。

kit用力的翻了个白眼,大力的吸起了面前的可乐,那咽进喉咙里微微刺痛的碳酸泡泡,由内而外的安抚着皮肤每一个散发着热气的毛孔,kit在沙滩椅上坐了起来,撑着下巴,对着大海叹了一口气。

今年的夏天,来得晚而急速,kit多了一个小小的烦恼。

kit戳着玻璃杯里剩下的冰块,叼起一小块放在嘴巴里咀嚼着,自己无意识的戳着自己的小酒窝。

“学长,要不要我给你涂防晒啊。”后面传来了贱兮兮的声音,kit用余光往后一瞄,ming头上带着墨镜,光着膀子一手拿着个防晒,一手拿着饮料,俊美的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笑。

kit的烦恼来了,就是这个小王八蛋,小跟屁虫。

ming坐在了kit旁边的沙滩椅上,打开了防晒的盖子,悠闲的给自己涂了起来,一边要贱兮兮的挑衅:“pkit,你真的不用涂吗,不涂的话,你那白白的,嫩嫩的,滑滑的肌肤可就要晒黑了啊。”

听得kit满身的鸡皮疙瘩,这人最擅长用言语来恶心死人不偿命。

kit伸手过去冷漠地说:“拿来吧。”要是你不这么干,ming会烦到你不得不这么干。

kit余光瞄去,ming的黑发沾染了一圈夕阳的金色的余晖,五官也柔和着看向kit。没有比这更温柔了的。

kit忽略自己那一瞬间的心动,伸出两只手指捏住防晒霜的一角,拿了起来,慢吞吞的涂了起来。

ming在一旁撑着下巴看着kit的侧脸,乖乖的,酒窝若隐若现地,比海更好看,连落日夕阳也比不上三分。

kit半边脸被盯地火烧火燎的,涂完之后他一甩手把防晒扔到ming的怀里,自己走到前面的沙滩处坐下了。

“真是,以为在看电影啊。”kit嘴里嘟囔着,却不能控制嘴角的上翘。

入夜时的海风有点凉意,kit坐在沙子上,用脚磨着细细的沙子,嘴里嚼着一块从兜里掏出来的巧克力,他用嘴里的热度融化掉之后和着温吞的晚风吞咽了进去,甜到发腻,但他就是喜欢。

ming跟着kit的脚步坐在了kit的旁边。

“学长,你真的不考虑跟我谈恋爱吗。”ming凑了过去,把头刻意地歪在kit的肩膀上。不出意外的kit抖落了他的头:“要是跟我谈恋爱了,你就是校之月的男朋友了。”

“你跟谁谈恋爱都别来找我啊,真是个小王八蛋。”手指却埋在沙子里微微蜷缩着,要是ming真的跟别人谈恋爱了,估计kit得伤心好多天呢。

“pkit,不会有人比我更喜欢你了,就连你生气时说脏话的样子,也是极其可爱的。”ming凑在kit的耳边说着,学长就是喜欢口是心非。

kit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咚咚作响,似乎比海啸声还要剧烈。

“学长,我可以摸摸你的酒窝吗?”kit鬼使神差的点点头。

凑上来的却是ming柔软的唇,他吻在了kit最深的酒窝处,湿热的气息打在了kit的侧脸,他僵硬的转头,闻到了ming发间的清香。

又刚好凑到了ming的嘴边,ming顺势吻了上来,是柔软的触感,他揽住学长的肩膀,半睁开眼睛看着学长呆愣的表情。

嘴离了一秒钟,翘起嘴巴笑了笑:“接吻时要记得闭眼睛啊。”扣住kit柔软的发丝,接着吻了上去。

kit尚未从这突如其来的冲击中回过神来,嘴上早已被人攻城掠地了一大半,连ming用舌头叩开他牙关的时候,他都下意识的张开了嘴,耳膜里轰隆一声仿佛灌满了热血。

ming裹着kit柔软的双唇吮吸着,齿间还有尚未吃完的巧克力,柔顺的,甜腻的,还带着巧克力独有的苦涩。

舌尖互相微抵地那一刻,kit下意识眨眨眼睛,长睫毛像把小扇子微扇着,当那些感情具现化的时候,他没有办法再逃避了,就是喜欢面前这个人啊。

唇齿交缠的感觉太舒服了,整个人就像浮在温水里游泳,偶尔有小小的微波冲刷着皮肤。

吻毕,嘴角稍微牵出了一根银丝,ming还十分不要脸的舔了舔kit的嘴角。

“我帮学长清理干净啊。”ming摸着kit柔软的发丝,眼睛里氤氲着整个大海的柔波。

kit发现自己现在整个人都被ming搂在怀里,头还磕在他的肩窝处。

哇,好娘啊。kit刻意忽略那一碰就殷红发烫的唇瓣,推开了ming。

“喂!走开走开,我要看海了,别拦着我。”kit别扭地扭过头,抿出了深深的酒窝。

ming这个时候是赶不走的,他戳了把kit的酒窝:“你要跟我谈恋爱了吗。”

海边呼啸着涌来浪潮,拍击着岸边的岩石,连kit小小的声音,都被吞没了。

“嗯……”


“学长,你刚刚说什么?”ming故意凑近逗他。


“听不到算了。”kit的手不自然的拂过自己通红的侧脸,却忘记捂住更红的耳朵尖了。

“我听到了,学长你说kitcat很甜。”ming挑挑眉。

“呀,该死的,你再叫我kitcat我要生气啦!”kit捧起一把沙子浇在了ming的脚面上。

刻意的笑闹可以缓解关系初定时的尴尬,谁说不是另类的温柔呢?

夏天喧嚣着要过去了,谈恋爱,也不是不可以呢。

kit撑着下巴想。


==========


微博戳

评论(25)

热度(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