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闷气儿

只想泳有简单的快乐

【ming×kit】一日【短/甜/完】

少爷×少奶奶
起床部分可看可不看,略微有点流水账了
==========================

闹钟喧嚣着叫醒清晨时,窗帘正沉重的遮住了朝阳试图透进来的光线,房间里这个时候还是霭霭的阴。

ming从沉重的睡意中缓缓拔出思绪,觉得自己的半边身子都麻了,他睁开眼就是kit趴在胸口的头。

kit晚上睡觉不太老实,喜欢抱人,要压着人睡,偶尔更夸张的时候整个人都要趴在ming的身上睡。

真是甜蜜的折磨。

他随手按掉了床头的闹钟,微笑着吻上了kit正对着自己下巴的发旋,随即用下巴蹭着kit的头。

“pkit,起床了。”声音是清晨独有的嘶哑,kit不耐烦地从ming的身上蹭了下去,转到一边拿着被子捂着头,接着睡着觉。

ming也不恼,跟着挨了过去,搂住被被子罩住的小山包。

怎么叫醒kit?ming把kit搂到了自己的身上,半坐了起来,这个姿势睡觉,舒服不到哪里去,果然,没过几分钟,kit就慢慢的从被子里爬了上来,咕噜冒出了一个头。

头上顶着一头乱毛,眼睛半眯着不知在找谁,看到ming的脸了,就凑上去,啵了ming的薄唇一口。

“奖励一个早安吻。”kit软软地说,这是ming在kit的别扭属性尚未激活时,每日清晨的最佳福利。

ming揽着他的腰,轻轻地吻上了kit的额头。短暂的厮磨后,kit掀开被子大咧咧的下床了,穿着条内裤,裸着上半身,奶白的身子游走在室内昏暗的光线里,ming跟在他后面掐着他的腰,连体婴儿似的走进了卫生间洗漱。

今天学校有个活动彩排,ming作为新一任的校之月,理所当然的要参加,他死缠烂打着才求到男朋友陪自己彩排的福利。

已经很晚了,kit看向门口的时候,夜幕已经挂上了繁星点点。这群年轻人已经排练整整一天了。

他叼着根管子吸着手上拿着的汽水,排练室里的冷气很足,kit缩在墙角坐着,屁股底下是ming的外套。

坐在这个角度看ming,是真的很帅,他今天带着顶鸭舌帽,眼睛隐在下面若隐若现,却刚好突出了完美的下颌。

整个人身长腿长,站在旁边,沉默寡言的时候,也是发光体,就比如刚才,kit就看见,好几个女生跑到ming面前搭话了。

kit看着看着忍不住嚼起了吸管:“真是勾三搭四,水性杨花。”低着头嘟囔着小声说了几句。

再抬头看向那边时,ming已经温柔的看着kit走了过来了。

他盘腿坐下,摸了摸kit的刘海:“累不累?马上就结束了。”

“别摸我的刘海,待会儿油了。”手顺势就抓住ming的手不放了:“你更累吧。”

别扭着小小的说了一句,那边的ming眼里早就溢出了满满的温柔。

孤身一人的暗恋是很苦的,但只要抱到面前这个人,就好像那些走过的路马上就开出了最美的花来。

“马上就好啦,辛苦了,我的男朋友。”ming悄悄地凑了过来吻了一下kit的酒窝。

kit眼睫颤动了三秒,算了,看在你这么累的份上,就不跟你抬杠了。一边的手却揪紧了汽水,手心的汗与瓶子上冰冷的汗水粘腻的融合在一起,诶呀,有一点害羞。

回公寓的路上,夜幕深垂,ming摘下了帽子,给走在自己前面的kit扇着风。

kit一把抢过ming手上的鸭舌帽,早就看不惯这小子带着个帽子撩妹了。

反手往头上一扣,刚好卡在头顶上。棕色的头发迎风飘扬,发丝被风搅得乱七八糟的。

路灯丝缕般的光线千回百转的照在kit身上,多了几分柔软,路边的蝉鸣嗡嗡作响,夜风温柔的冲刷着每一个微小的毛孔。

头围太大,真是十分尴尬了,ming站在后面傻笑着看kit胡乱摸着自己的后脑勺,笨拙的试图把自己的头塞进去。

这个鸭舌帽又不是活扣,是死扣。

ming猜,再过不久,kit就要炸毛了。他走过去,伸出手摸了摸kit的后颈,微凉的之间乍触碰到温热的脉搏时,kit下意识条件反射地缩了缩脖子。

“喂,小王八蛋,干什么呢。”kit横了他一眼,故意凶着说,但kit其实凶人的时候,嘴角也是微微上扬的,小酒窝不用可以抿就可以很明显。

“哦咦,学长,我来帮你戴帽子啊,这个帽子实在是太不识相了对不对?”ming这个角度可以看见kit后颈处被柔软的发丝覆盖着又露出一截的脖颈,他低下头,轻轻吻了上去。

kit僵站在了那里,心里的小人早就捂脸尖叫了,很奇怪,明明足够凉爽的晚风却吹得他脸颊越来越红,内心的羞赧从手指尖红到了耳朵尖。

ming故意伸出舌尖轻轻的搔过kit敏感的皮肤,在kit转过头找他麻烦之前,从口袋里掏出钥匙上挂着的小剪刀,轻柔的按着kit的后脑勺,剪断了那个死扣。

kit瞬间忘记了害羞,转过头来瞪大眼睛道:“这个帽子,不是你才买的限量款吗?”

“学长戴不了的限量款就是垃圾啊。”ming挑挑眉对着kit轻佻的说,眼神里冒着柔光。

“多管闲事!”kit转身就朝着公寓方向慢悠悠的走去,生气了?还是炸毛了?其实心里早就甜滋滋的掺了一吨的蜜了。

小王八蛋,真是会说情话。

ming跟在kit后面,看着他后脑勺上挂着的束缚带的残骸,摇头笑了。

一前一后,影子在路灯下拥抱重叠融合,抬眼向天,一轮明月悬空高挂。

十分好月,但见人圆。

END


=========


微博戳

评论(23)

热度(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