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闷气儿

尊重爱情,艺术产出

【Forth×Beam】吃醋【短/甜/完】

ooc见谅见谅,看过的part依旧那么少
=======================

1.

夜幕垂降,forth站在阳台上吹着冷风,嘴巴里嚼着戒烟时beam给他买的西瓜软糖。这是很清淡的甜,他慢慢咀嚼着,和着潜入齿缝间清冷的晚风咽了下去。

鼻子里却嗤了一声,还没有beam一半甜呢。

房里的beam正背对着阳台,盘腿坐在床上和人视频,角度就是传统的直男角度,整个脖子微微弯曲,露出颈后一截细腻白皙的皮肤。聊的很投入,笑得很开心。

平日里forth看见beam开心,不管他心情当时如何,心里总要很妥帖的。但今天这个时候,甜是很甜,又好像甜到发酸。

你以为这个时候为什么他不在房间里搂着男朋友妥帖的躺在床上谈恋爱。要不是被赶了出来,他会在阳台喝西北风?

forth咬了咬后槽牙,真是一时失策,早知道就不在beam跟kit视频的时候放摇滚乐了,不然现在他还可以坐在卧室盯梢。

beam跟kit感情不用言说的,在forth缺席的那些时光里,他们一起长大,连交女朋友,也是要彼此参考的。这一切,在forth知道beam暗恋过kit之后,悄悄变了味道。

纵使他知道已经是过去式了,也免不得心里有颗酸疙瘩,想求安慰,又怕损了面子。

forth小心的拉开阳台的门,走进了卧室,高大的身子委屈巴巴的窝在床边的沙发上,看着beam垂下头精致的眼睫。

beam瞪了过来,眼神威胁着他别捣乱。他乖乖示意举手投降,坐在床边看着beam,就觉得心里好像吞了一大口棉花糖。

他还是这么好看,他永远这么好看。

2.

beam发现forth最近有点不对劲,缠自己缠得愈发紧了。症状更明显的,就是他最近都没什么跟kit独处的时间。

说好了的跟kit的私人午饭时间,总是能刚好极其非常不小心的碰到forth,就连一小时的午休时间,forth都能夸张地从工程学院赶到医学院。

他跟kit说这件事情的时候,kit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带出了脸颊上深深的酒窝,他撑着下巴问beam:“forth知道你暗恋过我这事儿吗?”

“知道啊。”beam心里羞了一秒钟,哇,要不要说这么直白,我不要面子的啊。

“嘿我说forth最近怎么看我眼神不对劲呢。”kit双手交叉在了一起冷呵一声:“连笑看起来都那么瘆人怎么。”

他拍拍beam的肩膀:“你男朋友,八成是吃醋了。”

“有吗?”beam抓抓头,虽然天天跟曾暗恋对象太黏在一起不太好,但是,是kit的话,也没关系的吧。

“当然啊,beam,你要好好管管他嘛,像那个小王八蛋,就是很好管教的。”kit开始耍起了威风。

beam意思意思地点点头,是是是,好管的很,也不知道是谁天天被惹到炸毛生气。转念一想,貌似forth真的只有在他跟kit独处的时候缠人。

像他跟pha出去吃饭,forth就完全没有反应。当然,跟pha单独出去吃饭的机会等于没有。


3.


晚上有晚课,forth说好要来接beam下课。

forth靠在他最心爱的摩托车旁,一手拿着两个型号不一的安全帽,空出来的手拿着手机看着短信。长身玉立,倚在那儿百无聊赖地等着人。

天上明月高悬,夜幕坠满了整面的银河碎屑。

forth远远就看见beam和kit从教学楼里走了出来,肩上背着单肩包,beam一手揽着kit的肩膀,低着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只看到眼角飞扬,kit的酒窝就没消失过,满身亲密的样子。

forth急了眼,深呼了一口气,告诉自己,没事,他们平时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的,脚下却信步上前。

kit挑挑眉冲beam道:“看看看,来了来了,我说是吧。”

一转眼,forth就拦在了路中间,把beam身上的包取了下来,放在自己的肩上背着。左手拎满了小物什儿,右手揽过beam单薄的肩。

不露痕迹的分开两人,一边还对kit说着:“我刚看见ming那小子在那边呢。”

kit了然地笑了笑,挥挥手:“知道啦,不打扰你们了,拜拜。”边朝着ming的方向走去。

beam朝他挥挥手,心里偷偷笑开了花,脚下就跟着forth的脚步朝他的摩托车方向走去。

forth低下头温温柔柔又絮絮叨叨地对beam说着话:“晚饭吃没吃?饿不饿啊。”

“吃了。”beam反手将forth搂住自己的那只手拿了下来,落下的那一刻又悄悄十指紧扣。学校里嘛,不能太高调。

forth细细的帮beam扣上安全帽后,自己才坐上来,发动引擎,车子慢慢地开了起来。只要beam坐在他的车上,车速总是不会太快的。

beam坐在后座,抱着forth的腰。曼谷的晚上很凉快,夜风温柔地冲刷着beam的侧脸。

车速不快,骑着感觉像是在兜风。路旁的树影影绰绰地落下大片大片地影子,在夜风挥舞时摇动着。

beam小声地对着forth说:“你是不是吃醋了?最近怪得很。”


4.

若不是forth已经红透了的脖子根,beam会以为他没听到。车子还是平稳地运行着,没有什么夸张的s形曲线。

他戳戳forth的腰。

良久,forth才闷闷地应了声,嗯。这声音闷在嘴里,怎么听,怎么委屈。

“停一下车。”beam指挥着他,forth乖乖地把车停在路边,按下刹车,身子却僵坐在前面不动了。

“怎么连kit的醋也吃呢?”beam笑了声,心里却因为forth过度的在意觉得柔软。

“就是不太开心,虽然我知道这很不理智。”forth摸着beam扣在他腰前的手,隐隐有羞赧的被抓包感。

“转过来。”beam抓了抓他的手,带着清朗地笑说道。

forth掉了个方向,长腿撑着地面保持着平衡。beam凑上前来,安全帽与安全帽之间发出了咔地一声,唇跟唇柔软地接触,beam抱住了forth的腰。

贴着他的唇笑着说:“给一个安慰吻。”太多地面部表情,beam是看不到的,四目相对,beam却能看见forth眼底漾起地一浪水花。

“kit是不一样的啊,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是我做不成情人,也能做最好朋友的人。”forth面色更凝重了,beam忙不迭才想起来应该安慰一下他,自己这话听着越听越像伤口上撒盐是怎么。

“我的意思是,喜欢kit不是年少不懂事吗,喜欢你,才是我做得最好的决定。”beam捧起forth的脸揉着,掩饰自己说错话的尴尬。

forth却不由分说凑上前叼住了beam的下唇,舌尖濡湿着叩开了beam的牙关,裹着beam的柔软的舌尖吮吸着。

这个时候,曼谷再凉得天气都压不住beam满脸的绯红了。

吻毕,forth把脸埋在beam的肩窝,偏头对着beam的耳畔轻轻地说着:“我还吃醋的话?有没有更多的奖励呢?”

5.

“别得寸进尺啊,喂。”beam撑开forth,伸出手弹了forth脑门一下,蹦儿地响亮。

forth吃痛的捂住额头,深邃的眼睛皱成一团。beam双手交叉,挑挑眉:“疼吧。”

forth点点头。

“活该!谁让你胡说八道?”beam坐在摩托车上,点了点forth的头,语气又软了下来。面前这个人,就连吃醋的时候也硬不下心来对自己说重话,一肚子气憋在心里,只管气他自己。

forth抓住beam的手,凑近嘴边,吻了吻他微凉的指尖。

forth猛地想起来,自己为了哄beam开心,早上好像从花店买了束花来着,就这么放在后尾箱。

“beam,你开一下后尾箱。”forth扬起眉毛,beam会很开心的吧。

beam疑惑着叩开了后尾箱,从里面抓出了一把花。包装上是看得出精致包装过的,只不过花已经一半丧失水分,呈半枯萎状了。

forth的脸瞬间黑红交加,beam心里闷笑,又一次失败地浪漫。forth大爷的失败史,可以给他做一个小册子裱着了。

嘴上却要夸着:“很浪漫,我很喜欢。”凑上前去,吻了一下forth的侧脸。

看起来,forth大爷,面色才微微好转起来。

摩托车再次启动的时候,beam单手搂着forth精壮的腰,一手拿着那把快要枯萎了的玫瑰花,心里想着回去应该要找个地方装饰一下。

放在哪里好呢?

星尘混着降下的流风呼啸着刮过面颊,偶尔刮下几片玫瑰花瓣流入空气的号流中。

beam闻着面前这人外套上清爽的皂角味。路旁偶尔有成堆的萤火虫坠满了整棵树的枝桠,星星点点,落满了整条大路。

他心里知道forth不太会玩浪漫,手上做的远比嘴上说得来的更真诚。他用侧脸靠在了forth的背上。

闭上眼睛在心里悄悄地说了句。

你是通俗的浪漫本身。。


END


========


微博戳

评论(18)

热度(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