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闷气儿

微博:李闷气儿
只想泳有简单的快乐

【forth×beam】五天【中篇】【02】

过渡章,我想写的东西这章里应该可以看出来!

================

第二天

大早,kit就被beam的电话叫醒了。他们实习在一个医院的不同部门,平时碰面的机会不太多,经常只能午餐的时候聚上一聚,偶尔kit的男朋友ming还要来盯梢。

kit赶来beam的办公室,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beam那家伙皱着眉头叹了口气的说:“Kitty,怎么办?forth说要追我。”

Kit撑开椅子,坐在了问诊椅上,挑挑眉头,饶有兴味的看了beam一眼:“怎么呢?forth还想玩玩情趣啊。”

“呸呸呸,什么情趣啊。昨天我说要跟他散伙,他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突然就从花店里订了999朵玫瑰堆满了我们家。”beam撑着半边脸颊,脸皱成了包子脸:“吓得我赶紧住回了自己家。”

“forth人还不错啊,为啥要散伙?”kit撑着下巴问道。Beam其实是最需要爱的人,过于复杂的原因kit不想再去揣测了。他拿起面前的杯子,喝了一口面前寡淡无味的白开水来缓解喉咙里因为赶路溅起的火星子。

“我说我不想再跟他当炮友了,好像刺激到他了。”

Kit一口口水差点没呛死自己:“你觉得自己跟他是炮友?”

“不是吗?你们都不觉得吗?”beam撑着头,他向来都不觉得自己笨,但是在这件问题上好像他犯了个严重的错误。

“beam,你去问问所有你认识的人,看看有哪个人是这么觉得的。”kit穿过桌子摸了摸beam的头:“你不喜欢他吗?”

Beam沉默了半晌,想说出反对的话又一个字都说不出口。forth真的很好,无论从哪个角度说,他暴躁的一面从未在他面前发泄出来,在他面前的forth,连教训beam,都是温柔的。

说到这儿,beam突然觉得自己是一只自以为是,想要跳出温水的青蛙。

却偏偏其实那锅里装的从来都不是温水,是刚好没过脚趾头的蜜糖。

伤不到人,舔一口又是百分的甜。

“可是我们都没有正式确定过关系啊。”

“你就是这么轴,何必拘泥于这种形式呢?”kit抿了口水:“相处的时候开不开心?forth对你不好吗?”

Beam抓抓头:“是我错吗?”

“恩。去找forth认个错嘛。”

Beam瘪瘪嘴,以前谈恋爱的时候最不想喜欢作天作地的爱人,到了今天,自个儿好像掉了个个。

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beam拿起来一看显示屏。

“啊天哪天哪,forth又打电话来了,靠靠靠靠靠!”


=
Forth坐在客厅里散了一地的玫瑰花上,捻了一把在手上揉搓着,一手殷红的玫瑰花汁,现在他脑子里还是beam穿着个拖鞋就往外跑的背影。他真是拿这个祖宗没办法。

Forth手里拿着手机一边看着手机上的未接通电话,今天要打满99个电话,要听beam的话追他嘛。

一边心里其实是急躁又颓丧的。

他打开通讯录,犹豫半响,拨了pha的电话。

Pha隔了好久才接了起来,应声的时候是浓浓的睡意,旁边还隐隐能听到wayo奶味儿的询问声。很显然是没起床的两个人。

Forth心里嗤了一声,别人这个时候都在抱着老婆睡觉呢,老子的老婆就这么跑了。

Pha问forth的时候带着浓浓的不满。

“呀,forth,干嘛。”

“……beam他,离家出走了。”forth叹了一口气,要是放在以往,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跑去抢人了的,但是现在,他自己都尚未搞清楚其中的种种误会。

beam怎么会以为他们是……炮友呢。是forth哪里做得不好吗?他现在回忆起他们在一起的每一天,任何一天,都是每分每秒带着蜜,蘸着糖。连偶尔吵架的时候都是无聊生活的慰藉

感情这坛子酒到forth这儿,是越酿越香醇的,怎么到了beam那儿,就变成了榴莲上的刺,又扎人又无用呢。

这个小祖宗真的伤人的很,可forth偏偏就放不开他,他真想堵住他说出不懂事的话的嘴巴,让他只能发出好听的叹息。

Forth絮絮叨叨地找pha说了好多话,一盘子苦水悉数倒到了pha这儿,谁让pha向来自诩是beam的爸爸呢。

Pha打了个哈切,道:“就这样?”他用耳朵夹着手机,两只手捂住wayo的耳朵,生怕他的说话声会吵到wayo,一边说道:“beam……他不太一样,他这个人最需要的是确定感。

又道:“他脑子聪明,但没在感情上有发挥的余地,这小子我不相信他对你没感觉,这你放心,不然我不会把他交给你的。你先晾他两天,别晾太久,他会没安全感,让他自个儿想想明白。”

挂完电话,forth还是坐在地上揪着花瓣,晾着beam?不知道煎熬的是他还是beam呢?他把头磕在膝盖上偏头看向落地窗外的朝阳。

金色的光线丝缕般的绕在了空气中的每一个分子上,绕在了树叶的每一个脉络上,一团橙红色的太阳从地平面缓缓升起,照亮了整个曼谷。

Forth决定先睡个回笼觉,起来就去找beam。

一觉睡到了傍晚,forth再起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是夕阳的天下了,他随意漱了漱口抓了把头发就去beam的医院蹲点了。

这个时候刚好是beam的下班时间,forth坐在医院前小草坪的木椅子上带着墨镜盯着医院大门。

不一会儿beam就低着头看起来是垂头丧气的样子,从医院大门走了出来,偶尔遇见人打招呼还是强打着精神扯出一个微笑。

还算有点良心,forth心里暗笑。他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过去,就看见beam看见手机显示屏的那一刻,脚尖几乎瞬间就开始磨蹭起了地面,半是犹豫之间,他还是接通了电话。

“喂,forth。”

“给我一个理由。”forth故作冷漠的说。

“我……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beam摸摸鼻子仰仰头,觉得鼻子尖尖处酸酸的。

“beam,你不喜欢我吗?”forth冷静地问。

Beam心底想如实回答,话到了嘴边打了个转又吞了回去:“不喜欢,一丁点儿也不喜欢。”

说完撑着额头暗骂了一句。

Forth撑着眼镜隔得老远就看见beam快要哭出来的脸,怎么这么倔呢?呵,老子信你就有鬼了。

真不知道这个小祖宗许许多多个夜里,说梦话的时候念叨的是谁的名字,做了噩梦之后,又想要落入谁的怀抱呢?

TBC

==================


以前我总觉得喊别人帮我打call,留言什么的很没面子,总感觉只要自己认真写,喜欢的自然会给你鼓励呀之类的。但是现在真的呀,真的很需要。想出一个很好的梗了,写了出来,没人看就觉得很伤心,就觉得没什么动力写下去,写东西呢,一是自我满足,二是与人分享的满足感。

啊啊啊啊啊好啰嗦啊!!

!贴一个微博链接,点个赞也很好啊!!!


==========

谢谢大家为我打call,妈的真的好羞耻,不用打了,下次我颓的时候再来求你们,记得捧场

评论(46)

热度(440)

  1. 不放低李闷气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