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闷气儿

微博:李闷气儿
只想泳有简单的快乐

【forth×beam】五天【中篇】【04】

见家长
===============
第四天

Beam今早起得迟了,被forth从被窝里吻醒时还恍若置身梦中,眯着眼看向外面时已经是正午当头,天色大好了。

Forth从衣柜里给他翻出家居服为他穿上,吻了一下他的没睡醒的侧脸,道:“宝贝,你动作要快点,爸爸妈妈已经在底下等着你吃饭了。”

Beam迷迷糊糊的习惯性伸手配合forth的动作,还以为是在他跟forth两个人的家中,forth乍一说,他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是在自己的家中啊。

是在自己的家中???!!

“爸爸妈妈都很欢迎我的样子,是我们beam帮我说了什么好听的话了吗?”forth就着床边坐下,揉揉beam早上的一头乱毛。

“说坏话。”beam边赤着脚走下床,边哼唧着,这家伙爸爸妈妈倒是叫的挺顺口。卡点还卡得这么好,正好赶上饭点,运气真是好啊。

殊不知forth已经在厨房里帮妈妈跟阿姨打了一上午的下手了。

Beam把一直跟在自己后面的forth拦在了卫生间门外面,他跑到笼头底下接了捧冷水,低下头,扑在了自己的脸上。清晨尚且还温热的皮肤乍一碰到冷水,猛地一激灵,清醒了。

他抬起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额前稍长的头发正往下湿哒哒的滴着水,眼睫也被水打湿,颇有几分雾里看花的味道。

他心里转过许多心思,想了又想,终是撑着洗漱台笑了起来,眼底像是装满了烈日清泉。

=

妈妈是早就知道自己的儿子跟男生交往的,她偶然间瞥见了beam来不及更换的手机屏保。

是晚上偷拍的forth,他正闭上眼睛将睡未睡,瞥见beam正伸出手机调皮的偷拍自己,那些窸窸窣窣的小动作把他逗笑了。他半眯着眼睛对着beam笑。

那笑,是温柔亲昵而又带着万分的缱绻味道的。

妈妈当时只是逗趣着问屏保上的男人是谁,beam当时想撒谎来着,想说是明星,又十分容易露馅,说是朋友,可哪有朋友会拿这么暧昧的照片当屏保的。

即使是在beam一意孤行认知错误的关系里,他也早早的就宣布城池失守了,他的心,早就丢在了forth那儿。

他对妈妈说,自己交了男朋友。

妈妈沉默了半响,反而开始安慰起了beam。

爸爸妈妈都是观念十分开放的人,纵使自己的儿子走上了明明会很艰难的路,他们也没有横加指责。

也不是不忧心吧,只不过心里都明白,这条路的八成难,都难在了家庭上。他们不愿意再给beam添点什么麻烦了。

爸爸只说了一句话:“注意安全。”

在全家围坐在一起开夜谈会时,反而把beam逗笑了。

昨天晚上,他告诉妈妈,forth今天会来拜访,妈妈激动地估计一宿都没怎么睡踏实吧,今天一早上就起来准备了。

=
Beam收拾好下楼的时候,forth已经帮忙把桌上布置好了。

Beam坐在桌子的一边,晃着腿等着开饭,妈妈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敲了一下他的头,爸爸在桌子上喝着茶。

不知道forth这家伙给妈妈灌了什么迷魂汤,妈妈连试口味的菜都要喂到forth的嘴里。Beam摇摇头笑了。

这个场景,他在午夜梦回时无数次梦见,却没想到在最意想不到的时间点里完成了。他骨子里是有传统的根的,带着爱人来见家人,已经他能想到的最有仪式感的内容了。

今日得偿所愿,连天气都是好的。

空气里转了正午阳光细碎的金闪,forth端着最后一盘菜走了出来,摆在桌上后在beam的边上坐了下来。

beam家里餐桌没什么规矩,都是随着性子来,forth一直在布菜,给爸爸妈妈碗里夹的都是beam平日里随口提的喜好。

没想到forth真的一个个全记住了。

饭后,beam帮着妈妈收拾桌子,爸爸邀请forth去书房下棋。

beam趁爸爸不注意,悄悄在forth耳边耳语:“我爸棋技很差,你记得多让着点。”

forth点点头。

=

整个下午,forth都在书房里跟爸爸下棋,他很有耐心,他本来是脾气最外放的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到了beam这儿,那些外界看起来最酷的东西仿佛是个笑话。

雄狮若遇上软肋,便恨不得将咽喉给他啃啮,告诉他,我将致命弱点都给你了,生死由你,而你,要给我。

爸爸是个臭棋篓子,forth让棋的时候还要绞尽脑汁想想平衡点,后面他发现,小老头只是想享受赢棋的快感,不管是不是光明正大。

Beam偷偷溜进来看了一会儿热闹,却发现他们已经说到了生意上的事情了,他听得糊里糊涂的,又回了自己的房间。Beam眯了一会儿的觉,再起来已经是晚上了。吃了晚饭,爸爸棋性未熄,还要拉着forth继续来几把。

毫无疑问,forth今天要留宿了。

Beam回到房间冲了澡,出来的时候forth已经坐在床边上笑看着他了。

“今天爸爸跟我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你想不想听?”forth挑挑眉。

Beam从衣柜里拿出了一套睡衣扔在了他脸上:“快去洗澡。”forth还想恋恋不舍地拉着beam亲昵一会儿,就被瞪进了洗手间。

Beam转个身,走到了阳台上,一抬头,满眼的耀眼星辰,银河划过朦胧皎纱,月亮悬挂高空,明天肯定又是一个大晴天,他心里头想。

=

Beam的幼年生活,被划成了泾渭分明的两边。

他被领养的时候,已经记事了,他不知道这对他来说是好是坏。他性格里天然的分寸感就来源于孤儿院里的那段日子,那段日子是清贫的,院里也常常有周济困难的时候。

所有的小朋友的目标就是,有一天能够被好心人领养。

所以要乖,要懂事,要听话,要收敛骨子里的反叛,暴戾,阴霾。

那些日子虽然苦,但beam对自己的境况仍旧有清晰的认知,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是被抛弃的那个。

就算之后被领养了,爸爸妈妈真的对他视若己出时,他还是习惯性地多心思。

那是他第一次来到这个家的晚上,他第一次躺在身下的这张床上,真丝被子滑溜溜地贴紧了他每一寸皮肤,很舒服。

香薰的味道藏在了空气中的每一个分子里。抬头看吊灯,是电视里的那一种,这么大的房间,也是电视里的那一种。

beam悄悄缩进了被子里。

阶级的跨越,带给他的除了物质上的优渥,还有悄悄植根心底的恐惧。

因为他知道,他的优渥生活,换了另外的人,也能同样被给予,这份宠爱,换了谁,都是同等的对待。

那些敏感的嫩肉,谁都触不得,也碰不得。

他的人生,一直以来,从来都没有过确定感,直到他遇到了forth。

=

后面传来了刚刚从热气里窜出来的氤氲气息,forth从后面抱着他的腰,beam摸摸他的手臂:“你怎么不穿衣服!!”他转过身,看向forth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四角内裤的肉体。

妈的,肌肉这么好看干嘛,不知道招人脸红啊。

“你的衣服太短了。”forth靠近他,委屈巴巴的说:“反正最后也是要脱的,是不是……”

最后几个字湮没在了齿缝的气息中,forth吮住了他的脖颈,沿着青筋的方向不停的舔啮着。

“forth,你干嘛。这是……我家。”

forth一边绕着beam的脖颈啃啮一遍含糊着说:“宝贝你待会儿叫小一点声音,不要给爸爸妈妈听见了。”

他吻上了锁骨间处的那一块嫩肉,吻出了一个红印子才罢休。

beam觉得熟悉的情潮已经又开始席卷他的每一根神经了。他闭上眼睛,任forth将他抱起,温柔的放在床上。

一场性事下来,forth被beam又踢又掐又咬的,谁让他老是逗弄beam,说爸爸妈妈要听见了呢?

可forth想把那根从beam的身体里抽出来的时候,却被beam压住了腰。

他哑着嗓子:“不要,就待在里面吧。”

尾椎骨处的酥麻感跟饱胀感让beam有被拥有的感觉。

Forth乖乖的搂住beam,忍住了胯下逐渐涨大的欲望,额上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他翻了个身,让beam趴在自己身上,低下头,对着他耳畔说:“宝贝,今天爸爸告诉了我一些事情,还有一些事情,我选择不听。”

Beam耳朵尖被湿热的气息染得绯红。

Forth还在继续烧他:“等你愿意告诉我的那天,我还要等多久呢,宝贝。”

Beam伸出一只手,无力的捂住自己的耳朵:“宝贝,宝贝的,腻不腻人,烦不烦啊。”凶巴巴的对上了forth。

“不烦。”forth笑笑:“你就是我的宝贝。”用下巴蹭蹭beam,眼底是狮子被搔到舒服处时满足的光。

Beam嗓子里哑了半截:“明天……明天告诉你好不好?今天我有点困了。”说完他打了个哈切,右脸蹭蹭forth的胸膛,感觉一半身子都进入了梦乡。

感觉今天是最好的一天了。

“睡吧,晚安。”forth吻了beam可爱的发旋。

等明天来,他等得起,等多久他都等得起。

一棵橡树植根于此,他终日沐浴阳光,他恣意蓬勃地生长着,他枝干拔向云天,却从来没人发现,他从一开始,就长出了旁枝错节。

但上天给了他好运气。

他遇见了世界上最温柔的园丁。

TBC

=====================

小心心能点点是最好啦
call能打是最好啦
车补不补看情况叭


微博点个赞就更好了

上一章惨淡到我不想说话了哭唧唧

评论(16)

热度(444)

  1. 不放低李闷气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