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闷气儿

尊重爱情,艺术产出

【Forth×beam】攀山【短/甜/完】

一个小甜饼,食用愉快!
=====================

01.

还有三道弯就到山顶了,彼时正是太阳落山之时,橙光蛛丝般地绕着沿途的树叶尖上。

beam拿着根长树枝当拐杖,脚踝处隐隐作痛,刚才不小心扭了下,工程学院那些小崽子一拥而上,把他们的学长隔离在人群外干着急。

beam反而不好意思露怯了,只说没事,但脚踝那处是一直在隐隐作痛的。

工程学院这个周末组织了一些人来登山,前院之月forth学长被抓来当苦力,forth带着自己的老婆来镇场子。

但forth跟beam前些天吵了一架,大约就是beam那日在自己院习惯性地跟妹子打招呼,被forth瞧见了。

beam当时看见forth假装豁达地走过来揽住自己的腰,不留痕迹地圈住了自己的领地。晚上回去在床上却让beam第二天差点下不得床,骂,咬,踢都不管用,连可怜兮兮地撒娇叫哥哥都没有用。

气得第二天beam就背个包去跟kit挤宿舍了。

今天forth骑个摩托车堵在门口,beam才勉为其难的上了车。

beam嘴里嘶了一声,后面一直帮他撑着伞的那位这才发现了端倪,铁青着脸走了上来,收了伞,半蹲着身子:“宝贝,上来。”

beam看了下四周,学弟学妹们大多已经在他们前面一大截了,这才皱着脸爬了上去:“forth,疼死了。”话里的尾音还带了点撒娇的味道。

弄得forth的心揪了一大半,开始埋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发现了,害得beam拖着痛脚走了这么长的距离。

他偏过头看着beam鼻尖上可爱的汗珠,吻了beam一下,道:“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人太多不太好意思。”beam皱皱鼻子:“告诉你一个人就行了。”

他不想被当成吉祥物似的围观,也不想太多人窥探自己的一点软弱,柔软的肚皮,给forth摸就好了。

forth当时以为beam赌气才故意走得慢了,他因此慢吞吞的陪着beam走着,山道都走了一半了,他连毛毛汗都没出。

这下beam受伤,他脚程自然快了,不过一会儿,就爬上了山顶。

这是一座很平坦的山顶,平时经常有人在这里露营,山顶上的学弟学妹们正各司其职,见forth背着beam还以为是小两口在玩情趣。

有几个不怕死的甚至吹了口哨。

“学长,这是你跟beam学长的帐篷。”那边有人抬起身子冲着他们招呼着。

forth沉着脸点点头,走了过去,弯腰把beam放了进去。

forth不知从哪里弄来了瓶冰水,满头大汗的蹲在beam的面前,给他冰敷着脚踝处。

其余人这才知道beam受伤了。

beam从包里拿出纸巾给forth擦着汗,小声说了句:“我错了。”

forth大爷哼了一句,没接茬。

beam接着说:“我错了,哥哥。”

犯规了,这称呼是平日里在床上beam要forth千哄百哄才能从牙缝里迸出来的俩字。forth这才掀了眼皮看他,一戳beam的鼻尖:“打我骂我都行,不准拿自己的身体出气。”

beam点头如捣蒜。

02.

晚上大家集在一起烧烤,beam觉得自己的脚根本没那么严重,但forth给他搬了个小凳子,让他坐在那里不准动,所有的食物都是forth投喂,因为今天下午惹forth生气了,所以晚上要乖点。

beam真的觉得自己是这山上最大的观光旅游点,工程学院的那些崽子们经常拿着鸡腿,鱿鱼过来投喂他,又要嬉皮笑脸地喊嫂子。

伸手不打笑脸人,再加上,forth坐在一旁笑得也很开心,只是可怜了beam的耳朵,红了一晚上。

晚上突降暴雨,山顶上信号十分差,beam玩了玩手机觉得没劲,转过身钻进了forth的怀里。forth因为今天下午组织活动实在太累,早就睡着了,此时正浅浅的呼吸着。

暗光下beam只能模糊着看清楚forth的下颌轮廓。

外头的雨正猛烈着,耳周都环绕着雨点敲击地面的声音。这么小的空间,他跟forth两人挤在一个睡袋里,睡得也不如在家里踏实。

但说实话,其实很小的时候,beam关于恋爱的绮思里,就有住在山上的帐篷里听雨声这一项,却没曾想,就在意料之外的时间里,实现了。

他掰着手指头,一项一项地在脑子里列出来,有很多项,已经做过不少了。他想,下山之后要拖着forth一条条的做完,又觉得他们还有这么长的时间,怎么着也做得完的。

深夜人清醒的时候,要胡思乱想好些东西。

forth被怀里轻微的动静吵醒了,他迷迷糊糊地问道:“还不睡?”

beam摇摇头:“不太睡得着。”forth突然恶劣的用下半身顶了他一下,臊地beam的脸砰地通红。

“不然我们就来做更容易让我的beam睡着的运动。”forth凑近说话,温热的薄荷味洒在了beam的脖颈处。

beam居然真的心动了,他开始唾弃自己的黄色小心思,他梗着脖子说道:“喂,你想什么呢?这里隔音这么差。”

forth沉默了一会儿,闷声笑了。beam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那话里藏了多大的歧义。

forth更紧的抱着他,温柔地说:“要睡啦,不然明天又没精神。”

beam用力蹭蹭头。

forth开始缓缓哼起了摇篮曲,调子很平缓,沙哑的尾音混着夜里的光线,有雨声做伴,在这狭小的一方空间里,格外的温柔缱绻。

beam总是觉得forth把自己当成小娃娃来养,但这感觉,实在是太好了,他闭着眼睛,感觉睡意袭来。

03.

暴雨后的清晨空气里夹了许多泥点子的味道,但草木的清新香味和着山顶独有的气息十分提神醒脑。

beam整个人被裹在毯子里,被forth抱着,拉开帐篷,非要beam看日出。

beam这个时候根本睁不开眼睛,但被人紧紧锁在怀里动弹不得。

forth在他耳边说:“到了这座山上没看过日出等于白来。”

beam心里想着,这日出能有什么好看的呢?他跟kit也不是没有一起爬过山专门为了等日出,但结果往往是太困了,眯着眼睛稀里糊涂的看完就窝回睡袋里睡觉了,事后再回味,也没什么味道品。

“唉唉唉,太阳出来了!!!!”旁边冒出了一个咋咋呼呼的声音。随即是高低起伏的惊叹声。

太阳从地平线那头悄悄探出了一个头,山脚下的世界以此为界,被橙红色的朝阳逐渐驱散阴影。

早晨的云雾被太阳的光线染上了璀璨的光辉,太阳慢慢的爬了上来,很像一个移动的咸鸭蛋。

beam啧啧嘴巴,突然觉得有点饿了。

beam睡了个回笼觉,起来就发现forth正坐在帐篷口玩着手机。他探出头一看,山顶上就只有他们俩这一个帐篷了。

“你怎么不叫我啊?”beam抓抓自己的头发,forth温柔的抚平。

beam已经可以想像自己因为赖床错过大部队下山的时间会在他们工程学院传成什么样子了。

“想让你睡饱啊,到山脚下叫辆的士就好了。”

beam活动了下自己的脚,发现没有什么痛感了,约莫着是好了。

东西forth已经收拾好了,满满当当两个大背包,beam自然的提过一个背在自己肩上,forth拦也不管用,知道beam轴得很。

背包自然也是一个重一个轻的。

beam打了个哈切走在前面,forth走在后面跟着他的影子,看着他颈后发丝覆盖着的皮肤。

他平时最喜欢咬那里。

青春中二的时候,总想征服星辰大海,总想攀最高的山,喝最烈的酒,骑最野的马,吻最美的姑娘。

但星辰大海高不可攀,最烈的酒喝起来太伤胃,最野的马速度太快,也不心悦最美的姑娘。

beam嫌弃forth走得慢了,他站在原地回头看了眼。

手上拿的矿泉水折射了晨光,光影打在了他半边脸上,他皱着眉头对forth说:“快点儿啊forth,我快饿死了,面包可难吃了。”

forth点点头,迈开了步子走到beam身边:“要不要我背你?”眼见着beam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明明还是清晨。

“不要,大男人哪有那么弱鸡。我才不是娘炮。”beam蹭蹭地面,踢了一颗小石子滚落阶梯。

“好好好,你不是。”forth自然地搂住了beam的腰,手臂却在后面悄悄地撑起了大半个背包的重量。

是小心翼翼地温柔。

最高的山,他早就站在了顶峰,纵然过程艰辛秘不可宣,也有岔路让他迷惑。

高山上壮丽的美景他却能独自享用。

forth的手绕过beam的腰,勾住了beam的手指,奇怪别扭的姿势,但beam瞪了他一眼,却没有松开。

很奇怪,明明是日常的细碎片段,却让forth升起了一辈子太短的感叹。

这一辈子太短了,总觉得与你相爱的时间不太够。

forth凑过去吻了下beam的耳朵。

你就是我今生最高的山峰。

end


=====================
哇,大家都太给面子了,我都半个月没更新,大家都没取关诶,太喜欢你们了,你们超甜!!!!


微博链接

评论(30)

热度(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