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闷气儿

只想泳有简单的快乐

【Forth×beam】哥哥【短/甜/完】

一个睡前甜点,大家食用愉快!

===================
1.

beam推开了旅馆的玻璃窗,外面江面上的波光粼粼融了太阳温度,雨季里难得的太阳。

这是情侣之间第一次短期旅途。

雨季出行,其实不是很方便,但两人好不容易有了假期,商量了一下,买了车票就来了A府。

临江的旅馆风景很好,一条道呈抱拢的姿势围着窗外那条江,一栋栋房子星点而立。外面那条道,叫合江道,不知道几百年前哪个先人起的名字了。

beam在二楼往下看,forth肩上挂了条毛巾在底下抬头看着他,额发被汗打湿了,脸上温柔的笑着,他朝beam招招手:“beam,下来,找到一家好吃的早餐店,带你去吃。”

beam抓抓脸:“你先上来洗个澡。”转头就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他跟forth之间出了点问题,不是坏的问题,他们原是那样的开端,按理说早就过了羞赧的时候了,可偏偏最近不知怎么地,两个人都好像情窦初开一般,连拉个手都要脸红半天。

正正经经谈恋爱的步骤在他们这里是天雷勾动地火般地心动。

他跟kit倾诉,kit只是翻翻白眼对他说:“好好享受恋爱吧,等老夫老妻的时候,说不定还要上赶着找激情。”

beam一时无言,但想想,又十分有道理的样子。

2.

forth打开门,就看见自己的男朋友盘腿坐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他笑了声,走了过去吻了下他的下巴。

beam把他推进了洗手间:“快快快去洗澡,一身汗。”forth回头吹了个嘹亮的口哨,卫生间是全透明玻璃,有一层浴帘。

beam转头把头埋进被子里,妈的,昨天晚上,beam拒绝了forth的共浴要求,forth没说什么,但不准beam拉浴帘,转头就坐在了床上,脱下裤子对着beam遛鸟打飞机。

那眼神里蛰伏着的欲望染上了浴室里潮湿暧昧的水汽,格外温柔。

beam当时整个人都木了,手不是手脚不是脚的,forth过后哄了半天温度才勉强降下去。

这会儿浴室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beam从被子里扭头一看,羞臊的温度瞬间轰地传上了脸。forth又没拉浴帘,这会儿正仰头淋着头发,他抹了把脸上的水,往beam这边看了一眼,刚好对上了beam转过头来的眼,湿漉漉的,像晨间的精灵。

“看什么看!”beam朝着forth底气不足的说着,下了床,趴在窗子上,有晨间鸟儿的叫声,他假装听不见forth正走过来的声音。

有一只鸟飞来了窗台,在上面叽叽喳喳的叫着,也不怕人。

forth揽过beam精瘦的腰,beam立马感觉到了不对劲,forth似乎什么都没穿。beam扭过头去看,forth反而坦坦荡荡的对他笑,beam咂咂嘴,对着forth两腿之间的物什,狡黠一笑,指着阳台上的鸟:“喂,forth,你亲戚。”

forth咬着牙笑了,单手抱着beam,空出来的手拉上窗帘。

免不得又要重新冲次凉。

3.

这座小城是著名的艳遇之都,酒吧里很有风情。

他们两个随意挑了间顺眼的,进去坐了会儿,这个时候刚好是晌午时分,酒吧里只有不太多的人。

正中央有女孩儿在上面弹着吉他唱民谣。

beam点了杯清酒,窝在了隔间的沙发里不动了,他本来就是很宅的性子,再加上早上激烈的性事让他现在的腰部还微微发酸,如果不是forth千求万求,他才不会出门。

但他其实不想因为这种小事扫了forth的性,毕竟这次一起出门,是forth计划了很久,想了很久,他们在一起之后,他正式向beam许的第一个愿望。

虽他们以后漫长的时光里还有很多个第一次,但每一次,都不想留任何遗憾。

beam抿了口酒,清冽的味道,但这酒后劲很足,如果还想继续逛逛的话,一杯已经是极限了。

forth的手揽着beam的肩,手伸过去捏着beam面颊上的肉玩,beam白了他一眼,他反而笑嘻嘻的。

beam暗自腹诽,脸皮一直这么厚。

旁边穿来了女生甜甜的声音。

beam从forth怀里伸出头看了过去,一个打扮得十分可爱的女生,跟她的声音也很相符。

“你们……是情侣吧?”她站在原地,眼睛发亮的盯着他们。

“是。”forth点点头。

“来一起玩游戏吗?”

“什么游戏?”

4.

晌午的酒吧里本来就没多少人,坐的无聊了,便想组伴来解解无聊的时光,而且面前的两个是这么养眼的人。

女孩发着牌,心里想着。一旁的男朋友顶顶她的手肘:“咱们换个游戏吧。”

已经打了一个小时的扑克了,beam抓牌抓得眼睛都快闭上了。

女孩点点头。既然是两对情侣玩的游戏那就情侣问答吧,她刚好很想多了解了解他们。

“旁边人的三围是多少?”
“一夜几次?”
“在上在下?”
“谈过几次恋爱?”
“怎么跟对方在一起的?”

beam跟forth都是老油条了,这种问题简直小菜一碟,反倒是对面的女生在他俩的反问下脸红个不停。

“好了好了,最后一个问题。”女孩连忙打住:“给彼此起过什么亲昵的称呼?”

forth立马温柔的看了过来:“老婆,宝贝,宝宝。”beam摸摸羞红的耳尖,什么腻人的称呼啊。

轮到beam了。

“水牛。”beam嘴里蹦出了两个字,对面的女孩立马笑倒在了男朋友的怀里,连连问这称呼的来源。

beam瞪了眼forth的眼睛,谁让那时候他那么霸道不讲道理,横冲直撞的就闯进了自己的心。

forth委屈的搂紧了beam,明明叫过老公的,这是什么称呼嘛,一点都不甜。

嘴巴悄悄蹭了蹭beam耳后的皮肤,这个才是甜的。

5.

forth整个下午都没劲的样子,像只斗败的公鸡。

你知道forth那么大的人,其实是不好意思因为纠结一个称呼向beam撒娇的,整个下午在外头逛他还是那么体贴,人群汹涌时紧搂住beam的肩膀把他往怀里带,其余时十指紧扣。

本来,beam平日里叫他都是直接叫名字,生气的,开心的,害羞的,每一个音节都是独特的。

换成再往后一点的日子,在一起再久一点,forth完全不会在乎这些,但是刚在一起时,总会患得患失。

beam知道他心里不愉,心里偷笑了会儿,表面上不做动作。

晚上吃了烧烤已经夜幕垂降,天上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上午时那太阳本就是不容易在这个季候看得见的。

forth撑了把伞,跟beam往旅馆走去,晚上气温骤降,beam没穿外套,forth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硬给他披上,随即搂紧了beam。

“不冷啊你。”

“不冷。”forth身体一直很好,这点变化的温度他没什么感觉,他知道beam平时很喜欢打篮球,经常运动的人身体难得感冒的。

但他还是怕这不讲道理的天气让他的心头肉生病了。

路过合江道时,beam说想看看夜晚的江景,forth点点头,两人站在隔江的护栏处。

夜晚的江面倒映着桥上闪烁璀璨的霓虹灯,徒添了几分暧昧的气息。

beam站在前面看着雨雾中浩渺的江面,好像朦胧了整个世界,他突兀的开口说了一个既定的事实:“合江道下雨了。”

forth从后揽住了beam的腰,下巴磕在了beam的肩膀上蹭了蹭,温温柔柔的说:“嗯。”

beam看了眼forth,换了个更温柔的口气:“哥哥,合江道下雨了。”眼睛弯弯的笑了起来,带着柔柔的光波。

forth一怔,下意识捏紧了自己打着伞的手,很顺其自然的称呼,又那么平常。

但心却开始不受控制的鼓噪了起来,雨势愈大,那心跳声仿佛要跟雨水争个输赢,在大雨滂沱中一声一声。

他看面前这人的头顶,明明如往常一样,梳的整整齐齐,没有旁杂的头发横生错节,但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他突然就不知道说什么了,他知道beam猜中了他的心事,他在beam的耳边模糊的咕哝了一声:“嗯。”

forth脸上红了起来,幸好是在夜幕中,拦住了其余人窥视的目光。forth的心瞬间软成了一滩水,他怎么总是这么招人喜欢呢。

外人看来beam是带刺的含羞草,事实上,forth脸红的次数一点也不比beam少。

beam抿着嘴,他也不是时常肉麻,但这个称呼是在年少孤傲希冀的梦中,他梦中的保护者被他贯上的称呼。

事实上,他现在早已有了保护自己的能力,可那缺憾终究是缺憾。

所幸现在有人来补上了那个不完整的坑坑洼洼的圆。

forth靠在beam身后,面上突然挂上了恶劣的笑:“嘿,小弟弟。”

想逗逗他,顺便缓解一下这么大的人了,被自己老婆两个字撩到脸红的心酸。

beam那些惆怅难耐的情绪刚刚出现一秒钟就被forth不识趣的打断,真是,十分讨厌。

beam手肘往后一顶,forth趁势探过头去,一歪脖子,吻住了beam刚好转过头来的唇。

beam睁着眼睛一愣,随即勾起唇角回应了起来。forth转了下伞,将两人完全遮蔽在了伞沿下,夜晚的江边,不会有人注意情难自禁的情侣。

明明不是第一次接吻,但这个吻,好像带了青涩的梅子酒的味道,和着雨滴的水雾。

哥哥,合江道下雨了。
但宝贝,总会雨过天晴。


END
=======================
大家好久不见,好久没产粮。

这篇文有三次元原型,ooc了见谅。

食用愉快,晚安






评论(20)

热度(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