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闷气儿

微博:李闷气儿
只想泳有简单的快乐

【Forth×Beam】答案【短/甜/完】

一个小甜饼,食用愉快!

==========================

1.

beam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车上,他结束了为期两周的支教,回程路已经走了一大半。

公路旁均匀地种着树,正午阳光泼下一片阴影,田里的水稻还不是收获的季节,往更远处眺望,是上帝安放的绿毯子。

他撑着下巴望着窗外,大巴里的冷气很足,beam将自己整个人都裹在毯子里,眼周红了一圈,小可怜的样子。

离开时小孩儿们的问题塞了他一脑子。

当时是兵荒马乱的样子,那个地方是山坳里的一个小村庄,说不上太穷也谈不上富,村里有个小学,但师资力量是完全不够的。

每个月都有大学安排了志愿者们去支教。

小朋友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老师们的来去匆匆,但他们好像格外喜欢beam,beam要走的时候,一圈小萝卜头围着他掉眼泪。

beam没有办法阻止他们,他蹲下与他们平视,让他们提问题,并且答应他们下次来告诉他们答案。

“哥哥,还会有下次吗?”
“哥哥,你会想我们吗?”
“天上的云是棉花糖吗?”
“蓝色的天空是上帝泼的染料吗?”
“哥哥,花是怎么来的?”
“哥哥,宇宙有没有尽头?”

虽说这里的小朋友相比较起来懂事了一点儿,但终究是小孩儿心性,不一会儿注意力就转移了,天马行空的问着问题。

beam认真的拿笔一个个记下来,跟他们拉勾,保证下次能再见。

beam吸吸鼻子,用衣角拭去自己没出息的眼泪,不打算再想离别的伤感了,他拿起手机翻起了上午跟forth的聊天记录。

从beam来支教的第一天开始,forth每天都会定时定点的给他发信息,内容无非是情侣间粘粘腻腻的情话,又或者是日常唠叨,不厌其烦的叮嘱。

今天不太对劲,到点了,forth还没有发来信息。

beam给他发了几条line,过了许久都没有回。

beam以为他有急事正忙,但心里总是带了点忐忑。

良久。

forth终于打来了电话,beam马上接听,是陌生的声音。

forth晕倒了。


2.


beam下了车马上打了个的士去了医院。

他的脾气在外人面前称得上是和蔼了,但在forth面前总有些小性子,他确实是恃宠而骄了。

这一路上怨怼也有,生气也有,怒火中烧,气他照顾不好自己,但心里浓浓的担忧却被喂了养料长成了参天大树。

那可是forth,forth怎么会晕倒呢?forth看起来就是健壮的样子,平时也很喜欢运动。

beam赶到病房的时候,有学弟在守着forth,见学长的爱人来了,他起身轻喊了句,大嫂。

要是平时,beam少不了给这兔崽子一拳,但这会儿他只是点点头,薅了把脸上的汗珠,目光带钩子似地黏在了forth的脸上移不开了。

forth这个时候还没有醒来,被子露出了病号服的一角,面色苍白,下巴生了一层胡茬。

学弟在一旁解释,forth是因为过度疲劳昏倒的。

beam点点头致谢,送了学弟出门,关上门,啪嗒一声,他转过头,移坐在了forth床边的椅子上,看了很久他的睡颜。

空气里是医院惯有的消毒水的味道,beam早在一日日里习惯了这清冽厚重的味道。

beam把手慢慢伸过去握着他的手,一根根手指交错,十指紧扣。

傍晚时的光线绕着空气里的烟尘斜斜地照了进来,病房开了窗通风,空气里是盛夏的味道。

beam伸出空余的那只手摸了摸他下巴的胡茬,刺刺的,他带着哭腔轻笑了声:“胡子都不刮,邋遢鬼。”


3.


病房里只开了盏壁灯。

forth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他的喉咙里火烧火燎的,嘴唇因为beam一直拿棉签蘸水擦拭的原因,虽然还是有点干燥,但不至于开裂。

他闭着眼睛咳嗽了一声,一根吸管立马递到了嘴边,他条件反射性的喝起了水,水是温的,及时雨一般地浇灌了饥渴的喉咙。

forth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beam正拿着玻璃杯,目光疲倦但温柔的看着他。

forth看了看墙上的钟,12点30。

他哑着嗓子喊了句:“宝贝,你回来了,我好想你。”

beam笑了声,这家伙,醒来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这个。

beam低头,额头对着额头的量了体温,确定没发烧之后才起身去放杯子。

“你晕倒了,forth,你睡了一下午了,把大家都吓坏了。”

forth看了看四周,是病房,前一周forth刚好接了个工作室的单子,加上新一届的星月选举,ming那家伙临时有事,只能让前院之月去代班了。

没有beam在家里督促他休息,连轴的三班倒让forth确实感觉身体上出了小毛病,但他没有想到会直接晕倒。

其实是很危险的,过度疲劳引起猝死的案例也不是没有,forth的晕倒,已经是身体在敲警钟了。

beam每每想起来,都觉得后怕。

beam走了过来,forth立马拉着他的手,眼巴巴的看着他:“对不起,beam,辛苦你了。”这会儿虽然觉得体虚,但看到了beam,又觉得突然熨帖了不少。

“等你好了再跟你算账,你这家伙。”beam捏捏他的鼻子,打了个哈切,等不到forth醒来他实在是睡不着,心里总有根刺扎的慌。

“宝贝,快上来睡。”forth挪开了一块空位,看着beam,这会儿乖巧地像只七八个月的奶狗。

“我睡旁边那张床。”

“我想抱你。我都好久没抱你了。”因为病弱,这个时候嗓子尤其的委屈。

“…………”

beam无奈的掀开被子钻了进去,forth立马抱住了他,头在beam的颈窝使劲蹭着,东嗅西闻,最后才满足的搂紧他不动了。

跟平时威风凛凛的样子可大相径庭。

但借着生病的契机来做平日里拉不下面子做的事情,好像也不错。


4.


不知是不是很久没生病的原因,forth这次的病来得反复,真正好起来已经是一周后了。

今晚是个月圆夜,今天forth才出院,这个时候月上当空,群星璀璨,想来,明天会是个好天气。

beam跟forth冲完凉,并排躺在阳台上的摇椅上看星星。

凉凉的晚风压抑住了白天的暑气,forth闭着眼睛,耳旁是beam念问题的嘟哝声,在晚风中尤其可爱。

今天在家里洗了个澡,他才感觉自己完全康复了。

beam拿着记着小朋友问题的纸就着阳台上的灯光一个个看着。

“哥哥,宇宙有没有尽头?”beam看着眼前耀眼璀璨的星空,念到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声音大了点。

“嗯?”forth撑着头看他。

“forth老师,回答我一个问题。”beam挑挑眉故意说:“宇宙有没有尽头?”

forth捏捏他的手,笑道:“beam同学,科学家正在探索哦。星河浩瀚,不知到了我们人生的尽头能不能看见。”

forth温柔的说,语气里满满的温柔小意。

“那forth老师,人生长短的界限又在哪里呢?”beam看着星空,他不想要答案,只是很享受跟forth说悄悄话的过程。

forth摸摸他的头笑笑,摇头不说话。

“我去给你泡杯牛奶。”forth在beam额头上盖了章才起身走出了阳台。

不多会儿。

forth把牛奶端了上来,beam却已经在晚上的虫飞蛙鸣声中睡着了,他最近实在太累了。

forth住院的时候,beam把他在院里的工作都做了,每天还要按点跑到病房来陪他,大三的课程也愈发重了。

forth其实是不乐意看beam这么累的,但beam坚持。

他没办法。

虽说forth一直都想beam在自己的羽翼底下过活,想要beam无忧无虑的被他宠着爱着。

但beam却觉得,在平等的恋爱关系里,单方面的一头热迟早是会出问题的。

他们都是抱着要长长久久在一起的想法,认真的与对方在一起生活。

谁付出多一点,少一点,已经不重要了。

其实beam不太懂,他答应forth的那一刻,对forth来说,已经是上天恩赐了。


5.


forth看着beam的睡脸笑了声,把杯子放在了一旁的小桌子上。

随即双手穿过beam的腋下拖住他的臀部将他抱了起来,抱小孩儿的姿势。

他迈过玻璃门,夜风刮过风铃,叮铃叮铃,很是好听。心里笑了句,以后真的要注意身体了,不然都抱不起beam。

forth将beam放在床上盖好被子,手握住他的手,看他睡着时的样子。

怎么这么可爱,forth在心里偷笑了出来,看一万遍也看不够。

forth突然又在脑海里转了转beam刚才问的那个问题,又摇了摇头,认真的看着beam。

柔和的目光几乎实质性的笼罩了beam的脸,带着无尽缱绻深沉的爱意。

晚安。

宝贝,宇宙是否有尽头,人生长短的界限在哪里,这些都是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的。

宇宙尽头可能穷尽一生都达不到,但人生长短的界限,如果可以,我想亲口告诉你。


END


================

迟到的中秋贺文。

n担泰圈的应该都知道中秋节那天我前cp被拆的稀巴烂,所以就一直拖到今天写,本来已经写完了一半多了,实在提不起劲。

感谢等到现在的你们,食用愉快。


(づ。◕‿◕。)づ


评论(15)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