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闷气儿

只想泳有简单的快乐

【Forth×Beam】旅行者【完】

【第三视角】除了甜之外,还想要表达更多的东西。
配合bgm起风了食用更佳
==============================



01.

我猜我一定是疯了,我抓抓我的头发,往窗外看去,这个时候临近傍晚,外头的夕阳正斜斜的打进火车的窗户里。

我伸出手抓了一把,想抓住橙色的光束,但非常遗憾的只抓了一把空气,旁边中铺的女生悄悄的看了我一眼又立马收回了目光。

我微笑了一下,打开电脑,中铺的空间有点狭小,我弓着腰,打开了word文档,动了动身子,让自己更舒服一点。

我敲了一个字,遗……

火车到了中途站停车了。周围嘈杂的声音让我心情有点烦躁,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关上了电脑,我最近总是有点难受,毫无缘由的。

02.

我的下铺和隔壁下铺上来了两位男生,高个子的男生背着一个大大的背包,手上推着一个小箱子,矮一点的男生吸着一罐牛奶,背着稍小的背包。

“好累啊forth,火车真的晚点了,你这个乌鸦嘴。”

我闭着眼睛,不知道这个男生有没有发现,他说话时带着不自觉上扬的尾音,撒娇的。

旁边那个男生温温和和的应对着:“都是我的错,宝……”

声音突然就戛然而止了。

我半睁开眼往下看了一眼,矮一点的男生坐在床上瞪着他,高个子的男生捂着嘴巴,站在那里,好像委屈巴巴的样子。

我摇摇头,闭上眼睛,他们大约以为这种刻意的举止会掩埋掉他俩之间那种似有若无的荷尔蒙,但是错了,爱意是遮掩不住的,越是要盖住,它越会千方百计的露出一点苗头。

这是一对,毫无疑问了,我的gay达还是那么灵敏,我摇摇头侧过身来有点昏昏欲睡了,火车上这个时候已经熄了灯,那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也拦不住我的睡意。

我最近有点失眠。

耳旁是火车行驶的时候固有的轰隆声。我睡起来却口干舌燥的,我在墙上挂的篮子里摸了瓶水出来,迷迷糊糊的起身弯着腰抿了一口水。

往下面随意扫视了一眼,火车这个时候刚好路过路灯段,我看见隔壁的下铺睡了两个人。

只是匆匆一瞥,但我猜那个矮个男生应该睡在了高个男生的身上,他的头顶顶着高个男生的下巴,那么窄的床,只有这个姿势才能睡下去。

幸好离终点站只有5个小时了,不然高个男生估计上半身都麻了,我不浪漫的想。

他们一定非常相爱,就连先前的掩饰也只是情侣间的小游戏,我想着,被自己的脑补甜到牙疼,噗嗤笑了一声,瞌睡虫去了一大半。

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前男友温柔的抱我,我恶心得直吐,一退后,一脚踏进了地狱。

03.

我没有在终点站下车,我的终点是中途一站,那是很著名的旅游城市。

我没带很多行李,只有一个背包,我订了山脚下的一间民宿。

出站的时候天还是昏暗的,云层荫蔽了大多数的光。我站在火车站前背着背包,被吆喝的司机浓重的口音冲晕了头。

我感觉自己的衣服被人大力的拽了一下,身后传来怒斥声:“喂!你干嘛呢!”我回过头,发现火车上遇见的男生正扯着一个穿着宽大军大衣的中年男人。

我看见他的袖子里藏了一个长夹子,我反手摸了摸我的背包,拉链已经被拉开了一大半。

那男人面红耳赤的想要挣开,却被身后的高个子男生身手利落的制住了,一边执勤的保安这才走了过来。另外的男生走到我的面前,关切的问我,你没事吧。

他的眼睛可真好看。

我摇摇头,心里一股股的后怕涌上心头,但又被心底的颓靡压了下去。

我强忍着不适点了点头:“谢谢你。”

“没事没事。”他笑着挥挥手,可能我的脸色实在可怕,他又从背包里摸了瓶水出来,帮我拧开:“来,喝点水。”

我接过来抿了一口。

“这个地方治安不太好的,你一个女孩子要注意安全啊。”他温柔的说着,后面的男生走了过来,伸出手揽住了他的肩膀,他也十分自然的把玩着男生垂下来的手指。

很有勇气的不避讳。

高个子低头看了眼正在喋喋不休的男生,眼神里藏着温柔的笑意,对我说:“你接下来要去哪里呢?要不要跟我们拼车一起走?”

“对!这样可以!forth你可聪明了!”他看起来很开心,我心里叹了口气,可真是热心肠呢。

“你看我们也不像是坏人对不对?”他抓抓脑袋:“我只是有点担心你,毕竟你刚刚才差点……”

“我往西边走。”我说了句,我不想浪费这么稀有的热心,虽然这跟我的旅行计划冲突甚远。

“真是巧了,我们也往西边走。”forth对着我说话,手却一直在拨弄着男生的头发:“你就跟我们一起走吧,不然beam这家伙可要担心。”

他们有如出一辙的柔软心肠。

我看向beam,他土拨鼠一样的点头,可爱极了。

我抓紧了背包的带子,爽利的应了声:“好。”

04.

所以缘分真是妙不可言的东西,拼车之后一对地址,我发现我跟他们订了同一间民宿。

进了民宿之后又发现我们的房间刚好是面对面。

我躺在床上用枕头捂着脸,一边感叹着,一边压紧了枕头,窒息感快要将我笼罩的时候,我才松开,大口大口的呼吸鲜甜的空气。

可真他妈难受。

心脏恢复平稳的节奏感后,我走进了卫生间,用水泼了泼自己的脸,清醒了。

我坐在房间的小木桌上,掏出电脑,开始写着火车上被打断的文字。

这个时候是上午了,太阳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抚摸着我的发尾,微风透过纱窗缠绕着我的指尖。

我停了手中的笔,写不下去了。

传来了笃笃的敲门声,我提拉着拖鞋去开了门。

forth站在门口,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一开门就闻到了烧烤的香味儿。

他把袋子递了过来:“哝,beam给你打包的,他说你中午好像没有出门吃饭。”说完又接着说了一句:“那家伙吃撑了正在底下消食呢。”

我看forth的脸好像有点臭,我小心翼翼的接了过来,道了声谢。

他冲我摆摆手,走下了楼。

我走进房间,看着面前的快餐饭盒,想了很久。

所以人跟人之间果然是不一样的。

我慢吞吞的吃完了,准备出去扔快餐盒,这个味道有点大。公用垃圾桶在楼梯边,这间民宿是很传统的木质楼梯,从大厅一直蜿蜒爬上。

我将垃圾丢进桶里,随意往下瞟了一眼,却发现forth跟beam正坐在窗边的椅子里晒着太阳,他们挨得很近,我下意识走了两步,发现beam正靠在forth的肩膀上,forth帮他轻轻的按着肚子。

beam一脸惬意的笑,像极了三月阳光下打着哈切的小猫,forth就一直侧着脸看他,怎么也看不倦的样子。

就算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也拦不住,为那种温暖的潺潺的爱意感动的情绪。

他们可真好,我的眼泪突然就划了下来,湿热的,我用指尖轻触了一下,淌在指尖,瘫成了雾。

05.

之后的旅程里,我碰见过他们无数次,大约是这个地方太小,而我们的行程又恰好重合。

我人生中所剩不多的窥视欲在这几天被用得一干二净。

forth总是在人潮里把beam牢牢的锁在自己的怀里,他们完全不在意外人的眼光,哪怕这里是个宗教管制相对严格的地方。

我敬佩于他们的无所畏惧。

forth总是想要包揽beam的一切事情,包括beam总是热心的要给我送吃的这一点。说实话我也不太清楚我究竟是哪一点合了他的眼缘,大概是保护弱者的天性。

虽然每次forth脸都有点臭。

我甚至在某一天的深夜,那时候冷涩的夜风驱赶了白天的热气,我裹紧了冲锋服的外套,只想快点回到民宿。

下一个转角,街边的路灯下,就在我前面几步的地方,我看见forth背着beam一步一步慢慢的在路上走着。

那个步子,随意又有力量,他侧过头看着beam,温暖阳光下和暮色四合下,没有什么不同,他也是那样看着beam。

我以为beam睡着了,我走了几步,却看见beam动了动脑袋,凑上前去,他在路灯蛛丝般的光线里,轻轻的吻上了forth的脸。他小声的说了句:“今天我很开心。”

forth一下子笑开了,开口道:“那我还想要更多的奖励。”

“哇,你怎么这么贪心。”beam伸手抓住forth的头发,示威性的扯了扯,他似乎想了一下,过了不久又凑了过去,犹豫着吻上了forth的唇。

清冷月色下,他们站在那里,像上古传下的隽永的画卷。

我不知道该前进还是停在那里。

幸好过了不久,forth似乎发现了我,他转过身来,他背上的beam开心地向我打着招呼,我挥挥手,尴尬了说了句:“好巧。”

beam好像永远都很开心,他冲我点点头,笑得很甜,像蜜糖。

“那我先走了。”我赶忙大步走到前面去,松了口气。

离他们越来越远,但我模糊之间好像听见beam说了句:“那谢谢你了,哥哥。”

尾音消逝在了风里。

06.
今天是我的旅途的最后一天,我计划在今天深夜离开,那个时候星星最好看,夜幕笼罩高山,浪漫又瑰丽,我喜欢这种氛围。

我在傍晚星子刚刚探出帷幕的头时开始爬山,我只带了一个很轻便的小背包,里面装了3瓶水,还有登山用的必要的工具。

我精疲力竭的爬上最高的山顶的时候,大约临近半夜了,这边四处无人,我喘着气找了块靠近悬崖的平稳的石头上坐着,汗水打湿了我的头发。

我眨了眨眼睛,抬头看向了天空。

那一瞬间,我好像泡在了星星的海洋里。

我是个孤儿,但我知道我有爸爸妈妈。我从小跟我的前男友一起长大,我们相依为命互相扶持长大。因为互相依靠所以自然而然的在一起。

我人生中的20年,都与他相关,我的所有感情都寄托在他身上,爱情,亲情,友情。

因为我不会,没有人教我,我该怎样存放我的情感。我以为我这一辈子都与他有关了。

我一生最恨欺骗,就像当初我的妈妈把我放在孤儿院的门口,笑着告诉我,要我等她,可我再也没有等到过她。

就像我的前男友,我仍旧忘记不了,我看见他与另外一个男生笑着接吻的时候,当下时的恶心,我目眦尽裂。

他后来哭着抱着我的小腿,说一早就想要跟我坦白,但是他不敢。

但是他敢欺骗我,我的所有情感瞬间分崩离析。

他可能是双性恋,又可能是同性恋,但是性向怎么能跟做人画上等号呢。我居然差点成了可悲的同妻。

我差点跟他同归于尽,我很极端的,我的人生没有安全感,曾经那些些微的安全感,来自面前这个正对我痛哭流涕的垃圾。

我后来将他的事情弄得人尽皆知,买了张火车票,来到了这个地方,这是我跟他旅行计划里的第一站,但我们从来没有机会一起出行。

我能离开那个污浊的世界,暂时出来透气也好,甚至永远的离开,也好。

我低头看了看山底,黢黑一片,但我的脑海里却看见了底下一片星河浩荡。

我松了松脚,一颗石子落了下去,没有回响。

我想了一会儿。

身后却突然传来了相机的咔擦声,我吓了一跳。

回过头一看,beam的脸在月光下很清晰,forth站在他身后,身上背着背包,手里拿着一瓶水。

beam举起相机朝我招手:“你快过来,这张照片拍得很好看!”

我犹豫着移移脚,我想了一会儿,觉得再晚一些也没关系,我走了过去,一步一步,踏着山峰。

beam拍拍我的肩膀:“那个地方太危险了,女孩子不要去那里了。”我点点头随声附和,低头看向相机,高度近视的我看得不太清楚。

forth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窘境,他笑着说:“等明天我们帮你洗出来。”

难得没有臭脸。

等明天,也行吧。

后来我们互相做对方的专属摄影师,因为他们没带三脚架,我跟着他们拍遍了高山上的每一个角落。

beam加了我的微信,说要把今天晚上拍的所有照片都传给我,但是要等一等。

又要等一等,我应了,那一刻我混沌的大脑好像突然间就清醒了。

不值得,该囿于困境的人不是我。

我想象beam让我等待的时间里,我会不会看见路边有一朵花开,明月会不会亲吻云朵,星辰瞬移,一切多么美好。

07.

我临时买了回程票,事实上,我来的时候只买了单程票。

beam知道我要走了,他提出要送我,他们在这里还有几天的旅行计划。

他似乎总有些英雄情节和绅士情怀。

他们送我到进站口,我朝着他们招招手,beam朝我笑得灿烂。

在我背对着他们要离开的那一瞬间,beam走到我的面前,他递给我一张照片,我拿过来看了下。

我愣了一下,这是那张我始终没有看清楚的照片。

上面是我坐在山边的巨石上的侧影,星空一层一层的在我眼前漫开涟漪,远处高山巍峨。我看起来很……孤寂,我不想用这个词语来形容自己,总觉得很没有面子。

但是是的,我很孤寂。

beam朝我笑了一下,他掏出了一支马克笔,笨拙地在我手上的照片上画了起来,我看见他在我的身边画了一个人形,那人的动作我朦胧地觉得正在轻拢着我。

让这张照片,有种怪异的温暖感。

beam说:“我总觉得你有点不开心……”他回头看了眼forth,forth就站在他身后,一个一回头就能看见的距离。

他又转过来看着我:“你不要怪我多管闲事啊……希望下次再见到你,你能多个人陪,不管是朋友……还是爱人。”

说完他吐了吐舌头,拍了拍我的肩膀,十分不好意思的脸红了,很可爱。

我朝他笑了笑:“谢谢你,beam。”

beam倒退着走,朝我摆着手做告别的姿势,这里的汽车站进站处没有多少人,但forth却十分害怕他摔倒的样子。

我目送着他们的背影,听见forth温柔的对beam说:“这下放心了吧。”

beam点点头,forth揉揉他的头发。一只手揽过beam的肩膀,顺手按着。

我听见beam说:“你以后不准乱吃飞醋!”forth笑了声摇摇头:“不行的宝贝,吃醋是本能。”

beam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好吧……其实我也很中意你吃醋这一点。”

尾音融进了嘈杂的空气里。

我拿出手机偷拍了一张,这实在是太美好了,我见过无数的背影,每一个,都代表着他们将短期的或者永远离开我的生命。

我厌倦离别,又喜欢离别。

那些背影好像都没有我此时此刻见到的,让我心里倏地卷起了飓风,它又十分温柔,轻巧的一层层刮开我心口沉积已久的灰尘。

我开始期待起了下一次相遇。

08.

那是我最可爱的一场旅行。

直到后来,我也没有等到另一个人来揭开我心中的沙,我有自己的风,卷起波涛汹涌,盛大呼啸,洗干净了我的尘埃。

下一次再见,我要说些什么呢?

谢谢你们,那年夏天,把星星装进了我的眼睛。


end

========================

评论(20)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