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闷气儿

只想泳有简单的快乐

【黄酒×酒酿圆子】醺【短/甜/完】


黄酒×酒酿圆子
微博上发了一遍,在这里存个档吼😆
==========================

01.

新年到了,黄酒从玉泉镇上的老裁缝那里取来了一件斗篷,红色的,外面围了一圈白绒绒的兔毛。

他身量高,抻开看了看,倒像是捡了个小孩儿的衣服,老裁缝笑呵呵的看着他问了句:“给圆子做的啊?”

黄酒歪歪嘴角,心不在焉的点点头,想象着这件斗篷披在那个小圆子身上是什么样子,她乖巧的很,平时总是裹着一件从飨灵一出生就穿着的白斗篷。她很白,红色会很衬她的皮肤。

愈看愈满意,黄酒大爷笑了笑,难得没有毒舌怼人:“谢谢了大爷,明天给你提两壶酒来。”

老裁缝笑呵呵的应了。看着黄酒走出了裁缝铺。

真是难得的用心,毛皮都是他从镇边的森林里打的,最近森林里也不太太平。

就是当面嫌弃他铺子里的衣料让老裁缝不太开心。

02.

年夜饭是清酒准备的,他跟他们一起过年。

黄酒大爷不会做饭,圆子一小团只让她生火都害怕烫到他,两个大男人在厨房里忙活来忙活去,圆子却坐在厨房里烤着火。

眼神却悄悄的黏在了黄酒身上,心跳突然变好快,她拍拍脸,眼睛盯着炉里燃烧正旺的火花,映得她的脸温暖一片。

外面传来烟花的噼啪声,黄酒从后面挠了一下她的脖子:“小圆子,要出去看烟花吗?”指尖的微凉乍一碰到圆子的脖子,让她缩了缩。

下意识的转过头,黄酒的脸在火光中露着模糊的温暖,眼底淌着极细极细的一湾水。

他平时不是这样温柔的,他嘴很毒,但总是嘴硬心软。就好比他每次语意过重,但转头悄悄懊恼的表情却总是被她尽收眼底。

圆子抿着嘴害羞的笑,点了点头:“要……”她起身往外面走,黄酒跟在她后面,只能看见她斗篷后一个巨大的蝴蝶结。

笑得这么可爱干嘛。心里嘟囔着,却勾了一嘴甜。

清酒正在灶上煨着甜酒,看了看门口,但笑不语。琉璃箪湖水酿出来的酒,好像比之前更香了一点。

03.

圆子吃饭的时候特别认真,每一口都很认真的咀嚼。

她的胃很小,吃了不一会儿就饱了,可两个大男人才刚开始。她撑着下巴,在灯下打量着面前的两个人。

清酒是长得很好看的,镇上许多飨灵都喜欢他,她看清酒,也觉得好看,但是总没有心跳的感觉。

她抿了抿嘴,悄悄的瞅了一眼黄酒,他拿着酒杯在抿酒喝,修长的指骨在灯光下泛着莹润的光泽。喉结随着酒水的咽下鼓动了下。

心跳怎么又开始加速了,她不愿意的,真讨厌。

“圆子,怎么回事儿,脸怎么这么红?”黄酒伸手来碰她的脸,是有点烫:“要不要我陪你出去透透风?”

圆子摆摆手:“不……不用了。”朝着黄酒笑了笑,她平时有点怕人也不爱笑,对着黄酒倒笑得挺甜的。

黄酒挑挑眉打了个响指,总觉得今天的小圆子有点奇怪,他转了转酒杯:“圆子,你去你房间看看,今天裁缝店打折,本大爷顺手给你买了件衣服。”

“真的吗?”眼看着圆子的眼里闪过光,女孩子对衣服总是抵挡不了的嘛。

“对。”

圆子迈着小短腿就跑去了房间,黄酒看着她小小的身影,过了转角那一头,才收回视线。

他经常这样看着她,好似永远看不倦。

04.

清酒喝了口酒:“我看圆子挺可爱的。”

“废话。”黄酒捏着眉头,好像有点醉了,他当然知道那个圆子可爱,不然他怎么会……怎么会那么喜欢她。

但他总是搞砸事情,不会说话,很多时候他都不是那个意思的。

“隔壁镇的好多个飨灵都对圆子有好感,托我带话。”清酒面无波澜的说,喝了口酒。

“你敢!我揍你啊。”黄酒做了样子,圆子那么小一团,总会激起那些臭男人的保护欲,他也是其中一个。

“那你还不抓紧?小家伙今天偷看了你好多眼?”清酒瞅了一眼这个不开窍的。

大爷这会儿闷不做声了,他也想啊……可是……可是……

黄酒蹙起眉头,叹了口气,想起什么,又十分温柔:“她还……她还太小了。”

她还要再长大一点,再长大一点,至少,要长到一米四吧……诶。

清酒看了他一眼,瞥了门框上扒着的那几根手指,摇摇头。恋爱游戏真让人烦恼。

05.

偷听话这回事,圆子平时可是干不出来的,不礼貌,她扣着门框,脚尖悄悄的蹭着地面,低着头,白皙的脸被红色的斗篷遮了一大半,露出了尖尖的下巴。

她想告诉黄酒,她不小了,只是长得矮,可是没办法,她们这一族的飨灵,就是长不高嘛……

还有他送给她的斗篷,真好看。

但他也是喜欢的,真让人开心。

圆子抬头看了看天空,冬夜里难得的星子遍布。她心里的雀跃拦也拦不住的飞了出来。

饭后,黄酒收拾了桌子,照例在临睡前去酒窖看看。清酒伸了个懒腰绕过厨房走去自己的房间睡觉。

真困啊……还想留下来看看热闹……

06.

黄酒乍一出门,圆子站在门边几步,看见他了,上来就抱住了他,他反射性的张开双臂,她抱着他的腰,又不吭声了。黄酒止住了步,这小圆子不会是受委屈了吧。

圆子从他怀里探出头,她要很努力的仰着头看黄酒才能看清楚他的脸,镇上正热闹着呢,到处是嬉闹声,爆竹声声作响喧天的热闹。

“怎么了?”黄酒难得温柔的摸着她的头。

因为两双眼睛之间差距过于远,圆子咬了咬下嘴唇,迈开腿去餐厅里搬了个椅子过来。

她爬到椅子上,呼了口气,总算可以对视了。

“我……我长大了的。”圆子站在凳子上和他对视,清楚的看见了他眼里烟花的倒影,和她,他的眼里,这么鲜明的有她诶。

“长大了?”黄酒拨开她脸上被风吹乱的发丝,露出她精致的脸来,这件斗篷很适合她,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再添三分好看。

“我明年可以……可以长到1米5!”

黄酒看着她笑了笑。她也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双颊染上了红色。

“1米4应该可以吧……”黄酒揉了揉她的头发:“好了好了,本大爷知道了,我们的小圆子长大了!”

“不……不是,我不是想说这个……”圆子揪着他的衣角。

我想说……

“非……非常喜欢你。”她踮起脚,怯生生的吻住了他的嘴角,她刚刚才吃了酒酿,多放了点桂花蜜,呼吸间还有淡淡的桂花香。

黄酒一怔,下意识的搂住她的腰,腾空抱起了她。

“怎么回事儿?嗯?”黄酒挑挑眉看她,他发现这件斗篷及衬她,平时那怯生生的眼眸眼角处也飞了半抹红出来。

圆子不好意思的搂住他的脖子,不肯再说第二遍。

呼……好吓人啊。

以前黄酒也经常这么抱她,但和今天反正有点不一样。

黄酒身上常年带着一股儿酒味,和着冬夜里冷冽的空气,但怀里却像映着冬日暖阳,让圆子往他的颈窝里蹭了蹭。黄酒搂着她的头,抱着她进了屋,轻轻巧巧的一团。

“我也非常喜欢你。”

黄酒用下巴蹭了蹭她斗篷上的绒毛,过了许久的年,没有哪一年比今年圆满。想等她长大的,可她自己,好像等不及了。

她好像第一次这么勇敢。

06.

你是酒,酿一杯醉人,但唯独喜欢你这件事情,很清醒。

非常……非常喜欢你。

end



==================

接下来想写,鸡尾酒×布朗尼 蛇君×般若。
嘿嘿嘿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