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闷气儿

只想泳有简单的快乐

【山花】喂,别踩我的鞋!【短/甜/完】

甜饼一个,食用愉快!祝山花女孩新年快乐!四季常青!

rps
请勿上升真人
正逆随意嘿嘿嘿
=====================


01.

是冰块砸进杯子里的叮咚声,木质吉他上搭着修长白皙的手指,偶然间撩动琴弦。热气进不来屋内却烧的人心慌,拧开易拉罐,碳酸饮料亲吻冰块,喝一口下去,喉咙心尖都被刺的痒。

魏大勋咽咽口水,隔着整个屋子呈对角线斜瞟着慵懒的躺在躺椅上弹吉他的白敬亭。

今天白敬亭的造型很简单清爽,眼睛上架了金丝边眼镜,泪痣就像躲猫猫一样若隐若现,他低头认真的调试着琴弦,像是正午阳光下的梦里会出现的少年。

他好像往这边瞟了一眼,魏大勋连忙收回眼神,喝了一大口可乐,喉咙还来不及适应突如其来的刺激。

“哎哟我操!”一口可乐喷在了地上,呛到眼泪都流出来,魏大勋连忙扯着旁边的纸擦拭着狼狈。

白敬亭好像这个时候才发现另一个人的存在似的,往那边看了一眼,又收回去眼神,调试完的吉他很趁手,他弹起了春风十里,拦住了嘴角的微笑。

真笨。

02.

昨天是七夕,白敬亭在外地拍戏,今天一大早的飞机赶到明侦节目组。

魏大勋在白敬亭小憩时偷看的第一百眼,终于被白敬亭睁开眼睛抓到了,白敬亭挑挑眉,看着他示意。

魏大勋犹豫了半晌,吞吞吐吐的连个白字都吐不出,他慢吞吞走了过去,蹲在了白敬亭的躺椅边上,手扒拉在扶手上,悄悄的挪了挪,离白敬亭的手稍微进了点,才满足的看着他。

“小白……昨天我给你发的信息,你看到了没有啊?”他犹豫着问。

昨天他跟一众单身好友相约出去喝酒,其中有一个昨天正好失恋的朋友,大男人情绪外露哭得特别伤心。

魏大勋感觉这伤心似乎传染给了他,他一狠心,吹了一瓶酒,趁着醉意未消,打开微信,就壮着胆子给白敬亭发了条信息。

白敬亭往地上扫了一眼,没回答:“你怎么跟我穿了一样的鞋子?”

白色的,某a牌今年新出限量款,他昨天才在ins发了认证。

魏大勋挠挠头:“我……我一朋友送的,好巧,好巧。”一脸傻笑,嘴角梨涡蹦进了白敬亭的眼里,晃得心漾。

白敬亭摇摇头无奈,这傻子,说谎都不会,瞥了他一眼。

休息室的门被工作人员敲了敲,该开始录制了。

03.

今天的案件主题是性/侵和网络暴力。

非常非常沉重的话题,白敬亭在鬼房间搜出了关键性证据,是她被性侵时穿的衣服。

他往外看了看鬼。

他叹了一口气,他心里一直都能装很多事,所以很多时候表面云淡风轻,但这种事情真的能让他心理防线瞬间崩塌,他拿着这件衣服,一时之间说不出按照节目流程应该说出的话来。

魏大勋在外面转了几圈,实际上一直在偷看白敬亭,看见他坐在那里没有动作,有点担心,他走了过去。

用手晃晃白敬亭的眼睛他也没有反应。

他一脚踩上了白敬亭的鞋,心里傻乎乎的觉得两双一样的鞋子叠在一起还挺好看的,没料到鞋底粘着刚刚不小心踩到的打翻的咖啡污渍。

“我天哪!!!!魏大勋!!!”

新买的啊啊啊啊啊!!
刚穿俩小时啊啊啊!!
这该死的魏大勋!!!

刚好搜证结束,白敬亭那些惆怅的情绪瞬间消散得一干二净,他揪着魏大勋的袖子就冲进了候场区。

鬼鬼跟在后面笑着喊:“喂喂喂,你们两个,穿了一样的鞋子欸!我才发现,你们是不是有一腿啊!!”

休息室的门啪的一声关上了。

“不跟我一起玩哦。”

下一次再上场时,鬼鬼好像发现了什么东西,她拉着何老师说着悄悄话:“何老师,小白好像跟魏大勋换了鞋子,魏大勋穿了小白弄脏了的鞋子诶。”

何老师往那边看了一眼,发现白敬亭坐在沙发上,魏大勋蹲在地上看他,像一只摇着尾巴的大金毛。

“鬼鬼你看错了吧,小白好像把那双鞋子拿去刷了再穿的哦。”何老师温柔一笑。

“欸,是吗?可是……”鬼鬼走了过去,白敬亭去了另一个房间搜证。

魏大勋看见鬼鬼走来,挺起了胸膛,鬼鬼一直盯着他的鞋子,他也任由她打量:“咋啦,鬼鬼,对我有想法啊?”

鬼鬼翻了个白眼。

可是,可是那个印,明明就在一个地方啊!

04.

录制结束,白敬亭去了洗手间,魏大勋粘糊着当跟屁虫也去了。


白敬亭先出来,在洗手池洗着手,他的手手指修长白皙,在灯光折射下愈发显得白,洗手间里有淡淡的香薰味儿,薰衣草味儿的。

魏大勋从隔间一走出来,就是白敬亭在暖黄的灯光下,棱角分明的侧脸,他瞟了魏大勋一眼,甩甩手,走到了干手机烘着手。

魏大勋的眼神跟着走了过去,他迅速冲了个手,然后死乞白赖地跟白敬亭挤在了一个干手机下。

白敬亭斜瞟了他一眼,眼波潋滟,笑了一声:“那边有个干手机,你就非要跟我挤到一块儿吗?”

“你这边的不是干得快一点吗?”魏大勋笑。

白敬亭索性站到一边,斜依在墙上,长身玉立。

白敬亭舔舔下嘴唇:“魏大勋,你昨天给我发的东西什么意思啊?”

魏大勋一愣,似乎才想起来有这回事,他迟疑了一会儿,看向白敬亭,发现那边认真看他的眼光。


他下意识想逃避,但下一秒又觉得, 诶呀,都这样了,索性破罐破摔。

魏大勋拉着白敬亭随便进了个隔间,俩人不知怎么,蹲在了地上,幸好空间足够,足够两个大男人大眼瞪小眼。

魏大勋伸手拽拽白敬亭的衣袖,故作可怜的看他,顺势滑了下去,握住了白敬亭修长的手指,搔搔他的掌心。

过不久,像是攒足了勇气,才开口说道。

“小白,你觉得我这人怎么样?”魏大勋的心里这时像是住了一只野兽,张牙舞爪,敲得他心房鼓动,如三月春雷。

白敬亭没做动作,笑眼看他,说了句:“烦人啊,还能怎么。”

魏大勋一大胆,又扣住了白敬亭的另一只手,十指紧扣,细密的掌纹寸寸贴合,黏住了重合处的炽热温度。

他咽了咽口水,心里扑通扑通的跳,像是迎着星辰夜跑十公里,肺里的空气被挤压。

但他这个时候无所畏惧了,他真的太喜欢白白了,他不想悬崖勒马,宁愿粉身碎骨,退回朋友的边界线之后,也想赌万分之一拥抱他的可能。

“那你看,我有没有一点可爱。”魏大勋看着白敬亭傻笑,抿出嘴角深深的梨涡。

白敬亭瞥了他一眼,伸出舌尖舔了舔下嘴唇,带上一层水润的光泽。

心不安分,早已长驱千里之外,潮湿的暧昧却明目张胆。

“还行吧。”


你很可爱。


魏大勋的手心里冒出了一层又一层的汗珠。

“那……那……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

05.

白敬亭是个很自矜的人,他有着超脱他这个年龄的稳重,他人生中的每一步都必须走得稳稳的,说出的话也得再三思量。

他跟魏大勋是迥然不同的两个人。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早就记不清楚了,他曾经想要扼杀掉这种情感,因为这实在是爆炸因素,这在他稳妥还要再稳妥三分的人生里,是错误选项。

他想做优等生,永远是赢家。

魏大勋不一样,他似乎对生活有着天生热情,每天都是笑嘻嘻的,他人缘好大约来自于他天生的热忱。

记得是很久之前了,他们一起去土耳其录制节目,那里有很美的风景,日落轰轰烈烈,潮汐起起落落,美人有最耀眼的笑容。

但在那里的时间里,这些,以上所有的美丽都不能让白敬亭移开目光。

他的感情生活很匮乏,喜欢人是奢侈品,空耗所有的热情喷积而发,将他淹没,他终于选择一败涂地。

所有的理智都要让步,他已经迫不及待的去做输家了。

06.

“嗯。”白敬亭看着魏大勋,眼角的泪痣多情,眼底藏着星星,深沉的喜欢温柔的冲刷:“一点点吧。”

魏大勋好像没有回过神来,他愣了一下:“真……真的吗??不是小白……你误会了,我说得是那一种喜欢……”


又是小心翼翼的试探。


“好巧,我也是。”白敬亭看着面前这人毫不掩饰的欣喜,感觉喜悦会传染似的,他的心里冒了一层又一层的泡沫,像在云端上舞蹈。

是栽了。

魏大勋刚想有大动作,外面好像有人进来。他不发出声音,却一直亲吻着白敬亭的手背,就这样蹲着。

那样的深情。

等外面没有动静了,他才小心翼翼的说了句: “小白,我确认一下,真的是那种喜欢吧?”

他知道小白很聪明,他也知道不是所有的喜欢都会得到回复,不是所有的喜欢都能光明正大。

但此刻他仍小心翼翼,好像是上帝赐给他的宝物。但即使是梦,有了这几分钟,好像也没有关系。

白敬亭翻了个白眼:“不是不是,行了吧。”

“诶,不带这样的啊。”他顿了顿:“你知道我脑子笨,你聪明嘛。”

白敬亭被弄得烦了,一把扯过魏大勋的衬衣领,吻了上去,鼻尖擦过鼻尖,薄荷的气息笼罩暧昧,爱意实质性拥抱,心跳明目张胆。

这人可真烦。


07.

“白白,你看到了我昨天发给你的话的吧。”

“没有。”

白敬亭笑了笑,往魏大勋那边靠了靠。

魏大勋昨天喝酒,微醺的醉意下他打开微信,重重敲下几个字,混混沌沌的发给了白敬亭。


你要不要做我男朋友?


要。

我爱凛冬白雪,喜欢夏日微醺的午后,图书馆的纸质书,喜欢裹着厚厚焦糖的爆米花,咬一口醇甜,喜欢四季交迭轮回不息。


说来不好意思,但我,更喜欢你啊。


最喜欢你。


end


===================

改了一下文,还是不太满意,大家就将就一下看吧。😭下一篇会更好!

评论(22)

热度(1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