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闷气儿

尊重爱情,艺术产出

宝宝【短/甜/完】


凌晨4点半,启明星还没有爬上黢黑的夜空。


节目组拿房卡打开了ohm房间的门,床上的ohm看起来沉沉的睡着,睡姿十分霸道。编导上去摇了摇ohm的身子,轻微的震动让浅眠的ohm惊醒了。


他打了个哈切的爬了起来,光裸的腹部整齐排列着六块腹肌,ohm觉得自己昨晚没睡好,习惯了每晚抱着香香软软的哥哥睡觉,骤然间的刻意分居,让他骨子里直冒着碳酸泡泡。


整个人都颓了。


ohm坐在床上抓了抓自己乱成鸡窝状的头发,接过了编导递来的三张房卡。


他们四个参加了一档综艺,这个桥段没有临时对过台本,幸好ohm上床前套了条长裤,要知道,他平时可是习惯了裸睡。


笑得甜甜的编导小姑娘对着ohm的腹肌也目不斜视:“早上有任务,ohm,你要最先叫哪个起床呢?”


ohm笑,在清晨愈发显得沙哑的笑声听得人心尖上直发痒:“ptoey。”


“哦~~”编导姑娘一鼓掌,眼睛亮闪闪的。旁边的摄像大哥一打她的头,她这才收敛的吐吐舌头,也是十分可爱的。


ohm洗漱之后,套上一套卫衣,拿着房卡径直往他对面走去,走廊里开着朦胧的落地灯,散在绿植里,天花板上都让这到处乱溅的光影装饰成了瑰丽的万花筒。


摄像机跟在他后面,房卡咔噔的打开了房门,ohm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睡梦中骤然被惊醒的感觉如同受刑一般难受。这番动作,让跟在他身后的节目组也放轻了脚步。


toey睡觉时有开壁灯的习惯,温暖的光线丝丝缕缕的充满着整个房间,toey小小的一只睡在床上,蜷缩着,只露了一个头出来。ohm看着眼前这场景,只觉得心里头淌过潺潺细流,眼角眉梢都柔软了起来。


他转过头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示意摄像的动作要轻点,随即轻轻的躺在toey的身边,先是拿起toey的两根骨节分明的手指到空中,轻轻摇晃起来。


直到toey不耐烦的转过头说了句:“ohm,别闹。”


ohm才凑过头去在toey的耳边悄悄的说了:“ptoey,起床了,录节目呢。”


toey神智这才稍微清醒了一点点,刚才那种亲昵的对话,不适合在节目里出现。他努力撑起半个身子,瞬间又栽了下去,头顶一撮呆毛直愣愣的竖着。


ohm只能半搂着toey的腰强迫性的把他抱起来,让toey坐起来靠在他的怀里。toey委屈的揉揉眼睛,打了个巨大的哈切,眼角挤出了几滴生理性泪水。眼睫濡湿了半截,眼睛要睁不睁,眨了几下,颤颤巍巍的就像将飞的蝴蝶。


编导姑娘这个时候已经要紧牙关抑制不住自己的尖叫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想把toey抱回家啊啊!


不行,要维持一个cp粉的逼格。


她努力维持住笑容,对toey解释起了这次任务的环节。toey就靠在ohm的怀里,半梦半醒的听着,姿态闲适极了。


说完,toey好像才有清醒的迹象,他直起身子,伸了个懒腰,他穿着纯棉的白色睡衣,露出了半截人鱼线。


ohm咕咚的咽了一口口水。翻身下床从行李箱里翻出了toey今天要穿的衣服,摆在了床上。


toey看了一眼衣服,又看了一眼面前的摄像机,盘着腿望着镜头,眼神无辜极了。


“ptoey要换衣服啦。”还是ohm出来结束了摄影师跟toey互相对视无言的局面,嗯,toey没睡醒的时候有一点点起床气,很软,也不太想说话的。


编导跟摄影师这才反应过来,走进了厕所里。


“ohm还在里面啊???”


“人家是什么关系??”编导姑娘白了摄像哥哥一眼。


远离摄像机的ohm摸了摸toey的脸,任劳任怨的帮toey穿起了衣服。


“ptoey,伸手。”toey乖乖的伸了手,ohm悄悄的啃了一口toey的指尖,toey也只是微微皱皱眉头,懒懒的看了他一眼。


穿好衣服之后,ohm扒下了toey的睡裤,露出了toey细腻的腿肉,他扑上前啃了一口toey的大腿内侧,留下了一个浅浅的齿痕。很浅的,映在上面,很像雪地里飘下的一片枯叶,晃悠悠的。


toey摸了一下他的头,ohm麻利的给他穿好裤子,直起身来,跟toey对视着。


清晨没有睡醒的哥哥很爱撒娇的,他伸出双手,做出一个要抱抱的姿势,对着弟弟软软的小声说:“宝宝,要抱抱。”


宝宝,再亲昵不过了。是床上的情趣,是ohm的恶趣味,放在这里,又说不上的温柔委屈。


ohm觉得自己心都软塌塌化了半截,恨不得把自己的所有都给哥哥才好。他伸手抱住撒娇的toey,歪头吻上了哥哥眼角的濡湿,一点点咸。


厕所里,趴门的编导小妹此时正咬着手在心里尖叫,她刚刚听到了什么???啊啊啊啊啊圆满的cp魂。


ohm又伸出舌尖,悄悄的戳了戳toey嘴角的梨涡,觉得三月里最好的蜂蜜,也及不上这滋味三分。

评论(15)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