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闷气儿

微博:李闷气儿
只想泳有简单的快乐

如何与比自己小的同性爱人相处【知乎体/甜/完】

如何与比自己小的同性爱人相处?


如题,其实只是想看看你们怎么把恩爱秀死,来抚慰我这颗母胎solo800年,波澜不惊的心。




匿名【6666次喜欢】


强调一句,我才不是来秀恩爱的【doge】


为了隐私,以下模糊了一些身份信息。


我是一个医生,男,小黑职业比较特殊,这里就不赘述了,我的小黑比我小四岁。


小黑不喜欢小黑这个名字,他嫌弃这个名字不太威风,但我不叫他的时候又要眼巴巴的凑上来撒娇,问我是不是生气,嗯,他觉得我经常爱生闷气。


按别人的说法,我应该是个gay,小黑也是个男的。但在与他交往之前,我很坚信我喜欢女生,也交往过女朋友,都是没多久就分了,我不太难过,伤心也是一阵子就好。那个时候,我对外的理想型,一直都是,长发,御姐,巨乳。就是这么庸俗。


因此,小黑向我表白的时候,我看他一脸汗的站在我面前,结结巴巴的又憋不出什么话,最后好不容易他拿着我的手,放在了他汗涔涔的胸肌上。


他磕磕巴巴的问我:“哥哥,我不是长发,也不是御姐,但我这是不是也算巨乳?那你要不要来喜欢我?”一脸的真诚。


也许是那天的太阳很晃眼睛,也许是面前的人太好看,也许是早就心动了,对于性向我也没做多少挣扎就答应了。


那一天,是我人生中,很罕见的一天,我当了冲动的无脑派。


答应他之后,我回去翻了大量的文献资料,确定自己或许是一个双性恋,好像只是为了尊重一下医学生的严谨,之后就抛到脑后了。


我喜欢就是喜欢了,关性向什么事?


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兼职的时候演bl舞台剧,刚好跟他演了一对情侣,他一开始就很喜欢缠着我,虽然不想提,或许是因为我是剧组中年纪最大的吧。感觉弟弟们都很喜欢我。


没想到,一缠就缠了这么久,或许还要缠一辈子。


我们在一起之后,身边的朋友喜闻乐见,除了象征性的敲诈了我们一顿饭以外,剩下的就是取笑我们,苦叽叽的又要天天吃狗粮。


很奇异的,从一开始,我就不排斥与他的亲密接触。


说了这么多,还是偏题了,关于相处啊,我们两个的工作性质都特别忙的那一种。


有的时候忙到一个月都见不到一面,他倒是很委屈,天天在视频里嚎,有的时候跟同事聊天的时候压根不敢接他的的视频。我不想他吗?肯定也是想的,只不过,不能说出来嘛。


有空的时候会出去旅行,让他给我拍照,顺嘴一说,他真是我见过的最奇葩的艺术细胞完全升天的人。


不管是拍蓝天白云还是鱼虫鸟兽,一百张里面可以找到一张不糊的,这一天都圆满了,那又很奇怪了,他拍的我,除了偶尔身高比例不太对之外,真的很好看啊!!!这个时候我要自恋的说一句!!!


我问他是不是故意的?他就要用无辜的汪汪眼看着我,对我说:“因为哥哥你最好看,你最可爱。”


对不起,这个死小孩每次对我说情话的时候,我的心都化了好嘛!!


小黑什么都很好,但是醋劲实在是太大了,稍微有人跟我有一点亲密接触的话,他就要抱着我生气,委屈。幸好只是在我面前,表面上他还是那个懂礼貌的好孩子,其他人因此给他吃醋时的笑起名叫尬笑。


我们养了一条泰迪,叫大黑,大黑发情期的时候总喜欢日我的腿,小黑受不了,他买了两种价格的狗粮,大黑哪天要是日我腿一次,那天它就只能吃他不太喜欢的更便宜的狗粮。


真·虐狗。


小黑还会做菜,他一开始学做菜就是为了我,他希望借菜绑住我的心,这是他自己说得啊。事实上,他的手艺真的很好啊!!!有空的时候,朋友总喜欢来我们家吃饭,我很乐意在小花园里开个趴体什么的,但是小黑总是不乐意,嫌弃他们来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


我们买了个小别墅,有一个小花园,里面种了些一些水果,夏天的时候可以躺在里面慢悠悠的吹着风,很是舒服。


出柜比我们想象中简单太多,我们的父母都是很好的人,他们十分不愿意难为我们。


总之日子是过的慢悠悠而舒适的。


如何与比自己小的同性爱人相处吗?先问问自己能不能等他长大,是否能承受他成熟过程中的冲突叛逆与矛盾?


不管是同性还是异性,先思量一下,在这段恋情中,是否能得到一些积极向上的力量,至少,我们家小黑,一直是个小太阳。


好了好了,趁着小黑午睡的时候说了这么多,看他的样子,好像要醒了,不说了,大家午安。



=======分割线=====================



谢谢大家的祝福,我爬上来看了一眼,没想到这么多赞哈哈哈。


说我是编段子的,你全家都是段子。


看到有说吵架这个问题的,我们俩很少,可以说是几乎不吵架,印象中就那一次吧。


那是我实在是受不了小黑过强的占有欲的时候,那个时候我甚至连正常社交都无法进行,我们在家里客厅里吵了一架,好吧,大部分都是我在吼。


他红着眼睛听我说完,自己上楼了,说要我冷静冷静。


我怕他出什么问题,跟上楼去看了看。你们能够想象,一个185个子的壮汉,缩在墙角抽泣的样子吗?样子是可怜兮兮的,我瞬间就心软了。


他还小,有什么是不能教他的呢?


我蹲在他面前,他抱着我哭着说:“哥哥,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我的一戳就倒的万里长城倒了。怎么敢不要你?我的小可怜。


那之后,小黑开始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再过分干涉我的外交,偶尔的小吵小闹,就当作情趣吧。


这次是真的说完了,我们的故事,很简单,也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桥段。


猜出我们身份的妹子请保密,给你一个wink。


小黑,麻烦你不要窥屏。【微笑】


走万里长征,方知情深。


祝好。

评论(7)

热度(114)